沙漠之狐隆美尔秘密战线的三大法宝

埃尔温·隆美尔是希特勒手下最出色的将领之一。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北非战场,他指挥的军队从未超过15万人,其中还包括大量素质欠佳的意大利士兵,而他的英国对手则拥有高达75万人的庞大部队,但是隆美尔却不断取得辉煌的胜利。除了高超的指挥艺术和顽强的斗志,隆美尔的秘诀主要是出色的情报工作。在这方面,他有三个赖以致胜的法宝,当它们被盟军逐一破解的时候,“沙漠之狐”的好运也就走到了尽头。

倒霉的“黑色密码”

弗兰克·邦纳·费勒斯上校是美国驻开罗的武官,他的任务是向华盛顿汇报英国在中东的军事和外交情况,费勒斯的职位使得他可以接触到任何他所想要了解的东西。由于英国和美国之间的特殊关系,费勒斯成了英国司令部的常客,英国人对他非常热情,而且绝对信任。大约在利比亚重镇——托布鲁克被德军占领后,英国人才开始怀疑自己的内部是否存在着漏洞,他们首先全面检查了无线电通讯系统的安全问题,以确定密码是否泄露,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最后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了他们的座上宾——费勒斯上校。

作为一名美国军人,费勒斯的忠诚自然是不容置疑的,英国人便猜测很可能是他的通讯方式出了问题。因为从1941年9月到1942年8月的这段时间里,尽职的费勒斯几乎每天都要向华盛顿发出一封电报,详细汇报英军在北非和中东的兵力、装备、士气和增援情况,还包括英国司令部在中东、地中海和利比亚的详细军事计划。费勒斯是一名称职的军人,他的报告通常十分详细,记述了诸如司令官的声望、能力以及关于他战术的研究;护航舰队的活动情况;空军中队和坦克连队的位置。

同时,费勒斯还是一名出色的观察家和敏锐的军人,在每份报告的后面,他通常会对战役的前景作出自己的估计,而其中不乏真知灼见。他每天会准时把报告送到开罗电报局,然后发到华盛顿。为了安全起见,他使用了“黑色密码”,这是美国驻外武官通用的一种密码,当时被认为是十分安全的,但令费勒斯意想不到的是,正是这种密码出了问题。

1942年7月,英国军队对隆美尔设在阿拉曼前线特莱利萨高地的无线电通信中枢进行了一次突然袭击(关于这次袭击,我们下面会提到),当时缴获的文件证实,“黑色密码”早已被轴心国所掌握,但并不是遭破译,而是被间谍搞到了密码本。英国情报机关经过调查,发现问题出在了意大利。

美国驻意大利武官诺尔曼·e·菲克斯上校像其他美国驻外武官一样也使用黑色密码,这自然引起了意大利情报机关的注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意大利间谍(一个在美国使馆工作的撬锁专家)趁菲克斯不在,溜进了他的办公室,偷偷复制了密码本,然后又把它照原样放好,菲克斯一点也没有查觉。轴心国方面对此当然是如获至宝,意大利情报机关的头目西沙尔·阿梅将密码本复制了一份,交给了德国盟友。从此,隆美尔就得以在第一时间与华盛顿的外交人员几乎同时阅读费勒斯的报告。

得知自己的工作被德国人利用时,费勒斯十分沮丧,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所有的美国驻外武官奉命使用新密码,但是英国人告诉费勒斯除非必要,仍然使用原来的密码,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把假情报发送出去,以欺骗隆美尔。当时英国人正在准备规模空前的阿拉曼战役,把狡猾的隆美尔蒙在鼓里是非常重要的。

神秘的西波姆通讯连除了费勒斯“慷慨”提供的消息,隆美尔还有自己的特殊手段来获取必要的情报。在广阔的沙漠战场上,天气瞬息万变,交战双方的司令官都不得不依靠无线电、特别是无线电话来指挥部队,然而双方在使用这种重要却不那么保险的通讯工具时,往往表现得粗心大意,指挥官们会在无线电话中谈论战斗的具体细节,如果这些谈话被富有经验的无线电侦听人员截获的话,那么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情报。

阿尔弗雷德·西波姆上尉是隆美尔的无线电通讯连连长,一名出色的无线电侦听人员,长期的工作使他特别擅长偷听英国人的无线电通讯,还能够从中分辨出哪些东西是重要的,通过这些零星的谈话,经德军的参谋们汇总后,隆美尔就可以清晰地判断出英军的部署情况。

无线电侦听工作的缺点是过分依赖有经验的工作人员,如果换上一个新手,那么在他熟悉这项业务之前,显然帮不上什么忙,基于这个原因,对英国人来说,打败隆美尔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袭击并消灭西波姆上尉本人和他的无线电通讯连。经过侦察,英国人发现西波姆和他的连队位于特莱利萨附近的一群小山上,但是具体位置始终搞不清楚,所以空袭肯定是行不通了,惟一的可能就是由步兵发动一次突然袭击,但是面对德国和意大利军队组成的防线,任何小规模的进攻都是无法奏效的,为此英国人下了血本,投入了两个步兵师。

具体的计划是派出由h·h·哈默中校率领的澳大利亚第2步兵师的第248步兵营奇袭并消灭西波姆连,然后两个师的部队将发起一次大规模进攻,完全毁灭一起突袭的证据,哈默是澳洲南部维多利亚的一个牧羊人,绰号“硬钉子”。

1942年7月10日,英军按计划发起了进攻,哈默的任务是在主力部队投入战斗前,偷偷渗入意大利皮斯托利亚师白沙格利里步兵团的防线,寻找并消灭西波姆上尉的连队,在他的澳大利亚士兵穿过防线后,大规模进攻就开始,猛烈的炮火会使德国人无法增援西波姆。

大约凌晨3时20分,哈默行动了,澳大利亚士兵秘密地逼近被怀疑是西波姆连驻地的称为“特里格33”的山头,起初一切十分顺利,但是一颗照明弹突然从漆黑的天际划过,整个高地被照得亮如白昼,哈默和他的手下完全暴露在光秃秃的开阔地上,他和其他人一起绝望的站在那儿,等待着敌人的炮兵向他们开火,但是奇迹出现了,什么也没发生,四周很快归于沉寂,白沙格利里团的士兵和军官都在睡觉,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英国人就在眼前。

这时,猛烈的炮火准备开始了,意大利人乱作一团,澳大利亚人非常轻松地拿下了阵地,白沙格利里团被歼灭,大部分士兵是从床上被抓获的。但是,西波姆和他的手下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爆炸已经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按照西波姆的命令,他们用自己的装甲指挥车围成一个圆阵,士兵们上了刺刀,准备拼死抵抗。

澳大利亚人从四面八方冲击德国人最后的防线,战斗对德国人来说已经绝望,但是他们丝毫没有投降的打算。由于上面坚持要抓活口,所以哈默的士兵经过差不多半小时猛烈的白刃战后才突破西波姆的“车城”,一百多个久经训练的西波姆连士兵阵亡,顽强的上尉本人成了俘虏。

在开罗的审讯室里,英国人用尽了各种办法,想让倔强的西波姆上尉开口,但是直到他刑重死去为止,谁也无法从这位顽强的德国人嘴里得到一点东西。

沙漠007——康多尔小组在西波姆连的营地,英国情报人员发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在一名被俘的德军士兵身上有一本叫作《蝴蝶梦》的英文小说,引起了英国在开罗情报机关负责人a·w·桑森少校的高度重视。持有这本小说的人并不懂英文,经过检查,书的扉页上用铅笔写着“五十个埃斯库多”的字样,证实这本书是在葡萄牙购买的,但字迹已被橡皮擦去了。

桑森推断这本书可能与德国间谍使用的密码有关,于是立即通知里斯本的英国情报人员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德国驻葡萄牙助理武官的妻子曾经在1943年4月3日在伊斯图里尔购买过6本这样的书籍。同时,英国军需官也报告说,在开罗发现有人使用精心制造的大额英镑假钞,桑森立即意识到,这回他面对的可能是一个组织严密、装备精良的德国间谍组织。

对桑森来说幸运的是,案件很快有了进展,一个希腊商人在英国军需处要求兑换300英镑现钞,可惜的是这些英镑全部是伪造的,桑森亲自审问了这个商人,后者供称这些钞票是尼罗河上一艘游艇的主人给他的,此人经常购买大宗的奢侈品,非常有钱,对这个重大发现,桑森简直是欣喜若狂,他立即布置进行调查,发现这艘游艇的主人是年轻的商人约翰·伊普勒和他的随从蒙卡斯特尔,伊姆勒生在亚历山大港,父母都是德国人,彼得·蒙卡斯特尔是一名德国石油工人,他自称是美国人,两人是英国军人时常光顾的奇特·凯特酒吧的常客,出手阔绰,还与一个叫作海麦克斯·法赫米的埃及肚皮舞女关系密切,桑森觉得自己这次逮住了一条大鱼,于是决定立刻收网。

1943年8月10日下午5时左右,桑森经过精心策划后,采取了行动,他先是让几艘船装作是偶然路过的样子,在游艇周围俳徊,其实是切断了游艇逃跑的路线,然后他派出300名英国士兵包围了整个码头,设置了路障,封锁了拖船航道。80名精干的士兵奉命执行抓捕任务,桑森严令即使对手开枪拒捕,也必须留下活口,很快,桑森的士兵跳上甲板,用枪托把锁住的舱门砸开,然后冲了出去,遗憾的是,伊普勒和他的同伙显然对这种意外早有准备。

蒙卡斯特尔潜入舱底的污水里,打开暗门,把一架发报机、作为密码的《蝴蝶梦》小说和所有电报稿全部扔到了水里,然后他企图潜水逃走,可等他刚一浮出水面,就被早已等在那里的英国船只发现,蒙卡斯特尔别无选择,只好束手就擒。伊普勒为了给蒙卡斯特尔赢得时间,必须尽力拖住英国人,他把袜子卷成球状,顺着甲板向前掷出,谨慎的英国人以为那是炸弹,全都卧倒在地,伊普勒则跳起来,直冲到英国人中间,咆哮着说:“来吧,枪毙我,你们不会的,你们要活的!”一名英国士兵用枪托狠狠给了他一下,才让他平静下来。与此同时,另一组英国特工也抓住了埃及舞女法赫米。

经过审问,伊普勒和蒙卡斯特尔证实都是顽固分子,伊普勒不停地大骂,蒙卡斯特尔则企图用小刀割喉自杀,但没有成功,脆弱的法赫米成了突破口,这个肚皮舞女是一个强烈的反英人士和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她交待了这个名为康多尔小组的特务组织的全部情况。

伊普勒和蒙卡斯特尔都是德国军事情报局的间谍,法赫米出于反英的目的为他们工作,她以自己的色相俘虏了开罗英国司令部的史密斯少校,每次当她与后者在床上缠绵时,伊普勒就会打开史密斯的皮包,复制里面的文件,于是英军的机密就暴露无遗了。不过,英国人现在也很聪明的开始利用康多尔小组向德国人提供假情报,由于《蝴蝶梦》小说已经落入英国人手中,这种密码很快就被破译了,英国人开始提供精心编织的假情报,隆美尔仍然十分信任康多尔小组,而这也就注定轴心国在阿拉曼的最后失败。

二战史解密:希特勒为什么要逼死隆美尔?

1944年10月14日,纳粹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被希特勒以叛国罪下令处死于乌尔姆附近的赫林根。由于隆美尔在北非战役中的辉煌战绩,曾经给德国带来过巨大荣誉,他被告知可以选择服毒自杀,并在柏林给予国葬。隆美尔接受了,这样他的家庭将免受牵连,也不会继续深究和他以前共事过的人员。那么隆美尔确实是谋害希特勒的成员吗?

隆美尔是希特勒赏识的部下,他虽然尊敬元首,但也有着自己的性格特征。在阿拉曼战役中他曾数次违抗命令,甚至当面顶撞希特勒。

在阿拉曼战役期间,希特勒责令非洲军团“要么胜利,要么毁灭”。隆美尔中止了已经开始的撤退。但是很快,危机越来越严重,于是隆美尔违抗了希特勒的命令,再次指挥他的部队撤退,直至遁入突尼斯山区。隆美尔还曾试图将非洲军团撤回到意大利,希特勒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在一次军事会议上,隆美尔第一个站起来,他说:“我的元首,我想代表德国人民向你阐述西线的严重局势,首先我想谈谈政治局势……”

没等隆美尔说完,希特勒打断他的话:“元帅,请谈军事形势。”

隆美尔却坚持说:“历史要求我们先谈政治处境。”

希特勒勃然大怒:“不行,今天只谈军事,别的什么也不谈!”

这时,隆美尔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他面对希特勒的强压大声说:“元首,我必须坦率地承认,不提到德国的前途我是不离开这里的!”

此时已经失去理智的希特勒开始大声地咆哮:“陆军元帅,请马上离开会议室!”

希特勒恢复了常态后,随即命令戈林到意大利去监督隆美尔在非洲的行动。

当非洲军团在突尼斯投降后,希特勒将隆美尔召回讨论当前形势。隆美尔告诉希特勒说他觉得战争不可能胜利了,并认为德国应争取“有条件的投降”。这再一次激怒了希特勒,他脸色铁青,大声叫喊:“记住,谁都别想跟我讲和平!”

此后,隆美尔和希特勒之间就再没有亲密的接触了。

随着盟军确立了在诺曼底的优势,隆美尔意识到西线已经失败了。他至少两次劝说希特勒在西线停止抵抗,但是只要稍微提及和平的请求,希特勒就大发雷霆。

随着盟军确立了在诺曼底的优势,隆美尔意识到西线已经失败了,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停止战争以使盟军穿越德国并在红军之前抵达欧洲的中心。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苏军对德国的占领。由于这个原因,他至少两次劝说希特勒接受他的意见,西线停止抵抗,但是只要稍微提及和平的请求,希特勒就大发雷霆。

1944年7月初,隆美尔就当时的形势写了一份备忘录并交给了希特勒。7月15日,他又写了另一份报告,其中有这样一段阐述:“这场不对等的战斗正在接近尾声,我认为应当从当前形势中得出必要的结论。作为B集团军司令,我不得不清楚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很显然,隆美尔并不相信他的报告会让希特勒改变主意,他之所以写下并散发这些备忘录有可能是为了在战后证明他在当时那种灾难性的形势下并没有保持沉默。

盟军攻入法国后,隆美尔曾经设想过除掉希特勒以实现和平,“然后我就开放西线”。慕尼黑着名的记录片制片人莫里斯·菲利普·雷米在为其着作《隆美尔的神话》查找档案时,发现了长期保存在民主德国档案馆中的材料。这些材料证明,隆美尔当时确实很接近反抗,比现在众所周知的还要接近。

关于隆美尔是否真的参与了刺杀希特勒的计划,即被希特勒定为叛国罪的问题,历史上普遍的看法是他没有直接参与,也没有同意刺杀希特勒。因为他在听说希特勒遇刺时感到了无比的愤怒,他觉得“死希特勒可能比活希特勒更有危险”。所以,就在刺杀希特勒的前3天,隆美尔还乘坐敞篷车视察诺曼底前线。

斯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失败后,德国掀起了一股汹涌的清洗浪潮。密谋组织中的成员霍法克中校,因为害怕一死,就说出了隆美尔和克鲁格两位元帅的名字。

1944年7月20日,斯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失败后,德国掀起了一股汹涌的清洗浪潮。由于密谋集团成员中许多人的立场并不是很坚定,因此出现了很多临阵叛变者,结果越来越多的军官和同情者被逮捕、枪杀或投进监狱。密谋组织中的成员霍法克中校,因为害怕一死,就想抬出两位元帅作为自己的护身符。于是,在党卫军保安处的地下室里,霍法克说出了隆美尔和克鲁格两位元帅的名字。

在党卫军保安局人员的诱骗下,这位只顾保命的小人物添油加醋,把隆美尔说成了是直接密谋者,但并不是“7·20事件”的直接策划者。

两日后,这个重大的情报呈现在希特勒的面前。

希特勒面对这样的情报,沉重地叹了口气,对党卫军头子希姆莱说:“克鲁格参加密谋集团我是相信的,但我想不出他背叛我的理由啊!这份名单的来源可靠吗?”

希姆莱说:“应该是可靠的。它是反革命集团的骨干之一,霍法克中校主动供出来的,我们并没有用刑。此人招供无非就是想让我们留下他的一条命。”

“这种人,决不可留。”希特勒恶狠狠地说道,希姆莱点头称是。

随后希特勒告诉希姆莱,在处理隆美尔的这件事上要作进一步调查,不能过于草率。即使隆美尔真的牵连进去,也要与其他人区分开来,不能作同样的处理。因为如果盟国知道了这一切,对西线的战事将产生不利的影响。

8月12日,密谋刺杀希特勒的主谋之一,并在成功后准备接替总理职务的卡尔·戈台勒被捕。装有密谋集团的文件、声明和所谓的同伙名单的文件箱落入希姆莱手中。希姆莱惊奇地发现,在名单中赫然写有隆美尔和克鲁格的名字。于是,希姆莱草拟了一份还未逮捕的密谋分子的名单,隆美尔自然在其中,而且名列第五位。

希特勒很快拿到了这份名单,他相信这位爱将的确参与了谋杀自己的阴谋集团。但他也知道,此时的隆美尔正在医院里养病,他是因为到西线视察而被敌人的飞机炸成重伤。因此,希特勒再次叮嘱希姆莱,要他等到隆美尔身体恢复健康后再审问他,并且不要声张。最后希特勒怜惜地说:“我相信他一定是受蒙骗的。”

当隆美尔被逮捕时,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希特勒知道这个决定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绝望了,他知道他已经成为密谋集团的替罪羊。

1944年7月17日,隆美尔乘坐的汽车遭到盟军飞机的猛烈射击并受了重伤后,就一直躺在医院里。他对这背后的活动一无所知。一个星期后,他仍然无法写出自己的名字,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口授,而请护士小姐给她作记录,这样才给他的妻子写了信。后来,隆美尔的伤势渐渐有了好转,医生批准他可以回家疗养了。

刚刚回家的那一段时间是隆美尔最高兴和最温馨的一段日子。但是,并没有过多久这样的日子,一天下午,他爱人露茜的妹夫汉斯慌张地来到隆美尔的家里,并告诉他说:“戈台勒已经被捕了”。

隆美尔听了摸不着头脑地问:“戈台勒?我不认识他。怎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从他那里搜出一张名单,与你有关系。”汉斯紧张地说,“另外,还有一张字条,说你是西方敌人所尊敬的惟一军人,革命之后———就是刺杀希特勒后,必须由你来掌权。你看这……”

隆美尔差一点摔倒,他知道,自己已经被牵连到这场事变中去了。他曾经与刺杀希特勒的密谋分子有过来往,但那只是答应他们同西线的盟军接触,实现停火,以避免德国被前苏联人占领,并不知道这些人还有要刺杀元首的阴谋。但是现在,他似乎已经没有解释的权力了。

不久,隆美尔手下的助手被一个个地抓走了,接着隆美尔的住宅附近就有了秘密警察的监视,最高统帅部的参谋长凯特尔元帅也打来电话,请隆美尔到柏林去谈一下新的工作安排的事项。隆美尔心里明白,自己的死期已经到了。

在接到电话的第二天,前来逮捕隆美尔的两个人与他进行了密谈,并告知他或者选择自杀,将给予国葬的待遇;或者选择审判,被按叛国罪处死。隆美尔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他们,希特勒知道这个决定吗?来人微微点了点头。隆美尔绝望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成了那伙密谋集团的替罪羊。十几分钟后,隆美尔告别了家人,跟着来人钻进了汽车,在离开家不远的一个寂静的树林里,隆美尔吞下了毒药……

当晚,德国对外发布公告,隆美尔因突发脑溢血不幸逝世。

德国为隆美尔举行了隆重的国葬。

来源:www.ilishi.com

标签:世界

上一篇:咸丰帝的后宫:慈禧靠何手段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