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四大冤案背后到底隐藏了哪些秘密

清朝四大冤案既有大家熟知的杨三姐告状、杨乃武与小白菜也有不为人们所熟知的张文祥刺马案、淮安奇案,那么这些案件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名伶杨月楼冤案

杨月楼是某京剧戏班演小生的名伶,由于演技扮相俱佳而名噪一时,时誉赞其玉立亭亭艺兼文武。同治十一年年十二年年期间他在上海租界著名戏园金桂园演出倾倒沪上男女一般京调非偏爱只为贪看杨月楼。

就在同治十二年年冬天杨月楼因与一商家女子的姻缘而引发了一场官司。杨月楼在金桂园连续演出表现男女之情的梵王宫等剧,一广东香山籍茶商韦姓母女共往连看三天韦女名阿宝年方十七,对杨月楼心生爱慕。归后便自行修书细述思慕意欲订嫁婚约,连同年庚帖一并遣人交付杨月楼约其相见。杨月楼且疑且惧不敢如约,韦女遂病且日见沉重。

其父长期在外地经商未在沪,其母即顺遂女意遣人告知杨月楼,令延媒妁以求婚。月楼往见遂应约,倩媒妁具婚书,行聘礼订亲并开始准备婚事,但事为韦女叔父所知以良贱不婚之礼法坚予阻拦谓,惟退。

韦母遂密商杨月楼仿照上海民间旧俗行抢亲,韦女叔父即与在沪香山籍乡党绅商以杨月楼拐盗罪公讼于官。于是正当其在新居行婚礼之日县差及巡捕至执月楼与韦女,并起获韦氏母女衣物首饰七箱据传有四千金,在将韦女解往公堂的路上,据记小车一辆危坐其中,告天地祭祖先之红衣犹未去身也。沿途随从观者如云。审案的上海知县叶廷眷恰亦为广东香山籍人痛恶而重惩之当堂施以严刑,敲打其杨月楼胫骨百五。

女因不仅无自悔之语反而称嫁鸡遂随鸡决无异志而被批掌女嘴二百。二人均被押监待韦父归后再行判决。此案一出立刻传遍街衢舆论轰动杨月楼是红极一时!人人皆知的名优犯了这样颇富戏剧性的风流案自然格外引人注目。同时优伶一向被视为贱民而韦姓茶商则不仅属良家且捐有官衔,是有一定身份!

家资小富的商人杨月楼以贱民之身而娶良家之女违反了良贱不婚的通行礼法,此外韦杨婚姻有明媒正娶的正当形式而乡党则以拐盗公讼于官县官又以拐盗而予重惩,这种种不合常规的事情也引起人们的兴趣因而一时众论纷纷。最后为案澄清冤屈的人是慈禧太后。不过,杨月楼案却是糊糊涂涂的了断。

参与制造此案的人都未受到一点影响,照样高高兴兴当官搂钱。而杨月楼的妻子韦阿宝,亦被其父逐出家门不知下落。杨月楼忧愤改名为杨猴子,自取辱名,以表其对官场黑暗及当时戏子社会地位低下处处受欺的不满。

杨乃武与小白菜

清末,余杭士子杨乃武应乡试中举,摆宴庆贺。房客葛小大妻毕秀姑颇有姿色,人称"小白菜"。她本是葛家童养媳,曾在杨家帮佣,与杨乃武早有情愫,碍于礼义名份,难成眷属,只得各自婚娶。余杭知县刘锡彤曾为滥收钱粮敛赃贪墨,被杨乃武联络士子上书举发,断了财路,心怀怨隙。他儿子刘子和用迷药奸污了毕秀姑,又把她丈夫葛小大毒死。

刘锡彤为保住儿子性命和发泄私愤,便"移花接木",把杨乃武骗至县衙,严刑逼供,以"谋夫夺妇"定拟,问成死罪。杨乃武和其胞姐杨淑英、妻子詹氏不服,屡屡上诉,历时二年,前后几十堂,皆因刘锡彤上下疏通贿赂,以致官官相护,依旧判定死罪,并详文刑部。

詹氏也因上告失败而获罪被拘,幸同科举人汪士屏联合士绅上书刑部辨冤,刑部侍郎夏同善驳回详文,并请得谕旨命浙江三大宪会审。杨淑英为救弟弟,怀抱侄儿去省城探监,求秀姑据实翻供,毕秀姑深觉愧疚,当即应允。

谁知浙江巡抚杨昌浚为保住自己面子和众多参审官员顶子,依仗拥兵边疆左宗棠之势,会同藩台、臬台蓄意抗命,不准毕秀姑翻供,复以"通奸谋命"定拟,上奏。杨昌浚此举激起浙江士绅公愤,杨淑英在他们支持下,至狱中让杨乃武写冤状,冒死赴京,滚钉板告状。光绪帝生父醇亲王痛恨杨昌浚蔑视朝廷,又怕各省督抚仿效,决意替杨乃武翻案,以示警饬。

正当杨乃武看透黑暗吏治,与秀姑欲以鲜血、头颅祭告天下:"大清百姓盼望青天"之际,得到了醇亲王"大清有青天"的回答。出狱之日,杨乃武目击毕秀姑奉懿旨,被押解尼庵削发为僧,自己虽保住了命,却已一身伤残,几为废人,连举人功名也不准恢复,不禁黯然自问:"我这冤案是昭雪了么?大清真有青天么?……"一曲冤歌传百年,长伴遗恨说青天!

淮安奇案

清嘉庆十三年(1808)淮安水灾,官府赈济,李毓昌奉命至山阳县查赈,住在善缘庵。知县王伸汉要李多开户口,以中饱私囊。李不从,王惧事泄,买通李仆毒死李毓昌。知府王毂亦受王伸汉赂银4000两,验尸时即以自缢报案。李叔从遗物中发现血迹,开棺验见服毒状,赴京告状。山东抚臬奉旨复查如实,就把王伸汉等拘至刑部严讯。一讯得实,王侵贪赈灾银23000两,同知林永升1000两,其余数十人各得不等。

那个曾给孙衣言透过口风的颜士璋颇有心计,他写了一本《南行日记》,记述了赴宁的全部过程。据他的曾孙颜牧皋说,日记中写道:“刺马案与湘军有关。”“刺马案背后有大人物主使。”

张汶详刺杀马新贻,在警卫森严的督署重地一扑而中。马新贻被刺后,立即有“刺马案”戏文上演,而且正值乡试,安徽学政殷兆镛出试题,竟然寓其讥讽,乔松年也来凑热闹,写了一首歪诗作证,湘军将领给张汶详立碑等等。所有这一切都说明刺马案是一件有计划、有组织的政治谋杀事件。从案件的实施,到舆论的有力配合,以及对审案的精心策划和对结案的精明设计,都说明它出自高人之手。

王伸汉处斩刑,知府王毂处绞刑,江督铁保、同知林永升均革职,遣戍乌鲁木齐,江苏巡抚汪日章革职,留河工效力,李的随从是在李的墓前凌迟处死皇帝老儿真发怒了其余佐贰杂职获徙流杖责者8人。此为清代四大奇案之一。

张汶祥刺马列案

太平天国失败后,人们传言曾国藩有野心,其实他的部下早就怂恿他谋取帝位。在与太平军作战时,清廷不得不依重湘军,但是,如今太平军被“荡平” 了,她能允许曾国藩在江南坐大吗东南卧着一只虎,她睡觉也不安心。于是她把曾国藩调离江宁,派马新贻任两江总督,迅速裁撤湘军。

江宁是湘军攻下来的,两江一直被湘军视为私地,他们在那里经营了数年,岂能轻易让给马新贻。马新贻几十年来一直没有自己的军队,了然一身来到江宁,如入龙潭虎穴。马新贻被刺,朝廷心中明白,为了不致激起兵变,动摇清王朝的统治,赶紧调曾国藩回莅江宁坐镇。从此,两江总督宝座长期掌握在湘系手中,其他人不敢问津。

太平天国失败后,湘军的劣根性充分暴露出来,他们比土匪还要凶残,明目张胆地肆疾抢掠。清末施行裁勇改兵制度以后,几万湘军士卒被裁撤,其中不乏将领。这些人并不回乡务农,而是到处游荡掳掠。有些人参加了哥老会,有些人本来就是哥老会成员。

湘军裁撤扩大了黑势力,散兵游勇又与黑势力结合,成为社会的一大公害。马新贻在惩治散兵游勇时非常严厉,尤其是他任命以剽悍著称的袁保庆为营务处总管,抓到为害百姓、有非法行为的散兵游勇即就地正法。散兵游勇和黑势力对他恨之入骨。

武则天,历史上的一代传奇女皇,关于武则天的传闻数不胜数,好事者往往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她的身上,也就造成了历史上武则天的一系列谜团与冤案,下面就随编辑一起来看看吧。

冤案一:‘骨醉’王皇后和萧淑妃

这段资料在有影响力的正史中首出于《旧唐书》而非最初的《唐会要》,记载自相矛盾,先是记载了武则天带着李治的圣旨对二人‘下令缢杀之’,后来多了‘骨醉’这段记录‘补充条款’。

其实当初读到这里就觉得像是被后人添加删改所致。有人提到了《太平御览》,《太平御览》在很多方面是照抄前代史书的,保留了许多现在已经看不到的珍贵资料,所以这才是人们认为他的史料价值应该值得重视的原因之一。

《太平御览》明白无误地说明它在照抄唐书,因为《太平御览》成书之时,没有《新唐书》,所以其照抄的唐书只能是《旧唐书》。可是为什么没有那一段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记录,后人研究唐史特别是研究武则天史的人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

有些不喜欢武则天的人把自己的想象搬出来了:‘武则天本来就没有人性,她和萧王又是情敌。古代应该有药物,可以砍去四肢以后泡在里面,一天两天不会死。古代连天花都是死症,如果在汉、唐就能有药物让人挨百杖砍去四肢还不死,即使留到现代也是仙丹。

而二人死后被削姓,按唐朝律法,家族被削姓后不但地位降低,而且所有成员被剥夺政治权利,在当时被称为‘流人’,这是很明显的重击贵族势力、很大程度地收拢皇权,而得利者自然是当时的皇帝李治。所以,从人情上我们还没找到王、萧二人被李治处死的原因,但从政治上可以推断一二。

冤案二:小公主之死与‘厌胜’

小公主的事,《唐会要》的记录是——王皇后被武则天诬陷‘厌胜’,而武则天的女儿后来猝死,武则天又说是王皇后杀的,李治就起了废后的心思。《旧唐书》对‘厌胜’一事的记载立场却与《唐会要》相反,认为‘厌胜’是确有其事。

其实这件事对王皇后的后位并无打击,可史官既然认为是武则天诬陷,总要给个怀疑理由或事实过程,否则,从逻辑上无法解释。《唐会要》指小公主猝死,武则天顺水推舟让李治怀疑王皇后而导致李治起了废后之心。

后来的‘武则天掐死小公主嫁祸王皇后’一说,在《旧唐书》出现,在《新唐书》发扬。可是,不管哪本有影响力的史书,都记载了李治‘废王立武’的过程。李治在废王皇后的过程中,提都没提自己女儿的死,那么何以见得废王皇后是因为小公主的死而起的心也与‘厌胜’没有直接联系,这件事对王皇后的处罚只是不准她的母亲入宫。

王、萧二人是以什么罪名被处死,死后葬在何处,史书也无交代。小公主死了以后,李治找长孙集团商量废后的事,提出的理由依然是‘皇后无出’,褚遂良说‘皇后没犯过什么过错’——这么说其实也合理,因为古代女子要到50岁才能确定无出,而且按唐朝法律,即使妻子无出,只要给自己的公婆送过终,这样的妻子也不能休,而王皇后是给太宗送过终的。

于是这场讨论不欢而散,李治也没有坚持。而这个时候,离小公主死已有数月,很显然,李治并没把女儿的死与王皇后加以联系,而小公主的死在废后过程中也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旧唐书》首先提到了武则天杀女一事——只是突兀的一句‘武后夺嫡之谋也,振喉绝襁褓之儿’。《旧唐书》成书于后唐出帝开运二年(945),先后编写用了四年时间。为什么这件事没有写入《旧唐书》的正文,而是用"史臣曰"的方式表达出来,想必没有确凿证据,推测起来大概这个时候已经有了武后杀亲生公主的说法,但是不能坐实,只好用这种个人意见的方式表达出来。

冤案三:李弘和萧淑妃的女儿

李弘与高宗、武后同赴合璧宫时暴卒,近代证实他死于肺结核。而史书如《资治通》则认为是武后所杀,还陈列了一大堆武后杀李弘的动机证明这种说法的真实性,实则无理。

李弘的死亡时间与背景。什么时候不能下杀手,一家三口去旅游的时候杀,生怕高宗不知道?当时既然瞒过了孩子父亲和天下人,史官又掐算了出来?还知道得好清楚啊,写什么不好写毒死。李弘死在高宗身边,高宗就是再浑,不可能连自己儿子的尸体都不看不检查,连自己儿子是死因都搞得没别人清楚,尤其还没有几百年后的史官清楚,真荒谬。而那些说李弘是怎么死的人,反而是没有资格接触太子尸体和了解太子死因的吧。

首先,‘李治想让位李弘,武则天想拿走他的权力,所以杀了他。’这是什么逻辑?武则天杀了他,太子死了当然是其他儿子即位,也就是李贤。不是说李弘体弱多病而李贤有才有头脑难对付,和他母亲又不合,甚至以为自己不是武后亲生吗?杀了温和大儿子,来让这样的二儿子即位,对她有好处?后宫是子凭母贵,更是母凭子贵,只听说有女人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儿子当上太子来稳固地位,没听说过有母亲杀自己身为太子的儿子的。

还有‘李弘原来得宠,后来帮两个姐姐求情触怒了武则天,于是武则天不再宠爱他。’你母亲原来很宠你,你向你母亲帮她情敌的女儿说了几句话,她就不爱你了?甚至想杀你了?先不说这合不合常理。而且,根本没这回事,李弘是有上书希望让姐姐出嫁,但不是上书给的武则天,是给的高宗,从他上书到高宗下旨让她们出嫁,哪里和武则天沾上关系了?

两个公主四十未嫁,也是假的。其中一个二十未嫁可能是真但跟武则天何干。宣城公主嫁给了颍州刺史王勖,义阳公主的确是下嫁给上翊军卫士权毅。但是这里必须要说明一点,唐代的皇宫卫士可不像现在的保安,当时必须是贵族子弟才能担任这个职位。权毅的高祖、曾祖是北周、隋朝的高官,祖父是小李的老部下,追赠卢国公,父亲也是地方高官,所以,论身份,他是完全配得上义阳的。因为娶了义阳,权毅很快升任蕲川府左果毅,后又升袁州刺史。

但这些只是地方官,后来武则天为了表示自己作为的庶母的心意,把高宗所有非嫡出子女的待遇都提升了,公主的赏赐按古代律例落到了驸马头上,所以权毅又升了个什么来着,记不清楚了。有些阴谋主义者说两个公主二十未嫁是被武则天囚禁,武则天后来封赏她们是虚伪,更是自相矛盾。如果她现在虚伪地封赏她们,说明她还是要在高宗面前照顾自己的形象,那又怎么可能在之前囚禁她们?何况公主不是妾一样的仆人,皇后也没有处决公主的权力。

如果高宗是懦夫,所以武则天嚣张地囚禁了她们,何来后面的封赏。而武则天对李弘的宠爱却是无可否认的。所以‘李弘是武所杀’,‘两个公主被武则天囚禁不准出嫁’并非事实。

冤案四:李贤之死

李贤谋反的事,相信认真读过史料的人都明白绝非被武后陷害。搜查的人是薛元超,裴炎之流,想必没有人会觉得他们会去陷害太子。动机也是没有,那些不值一提的说法我都懒得去分析了。三百多副盔甲从你的屋子里搜出来,这种东西鬼才能栽赃你。

而李贤的死,他死在武则天派丘神绩监视他的节骨眼上,死因是自杀,我听到的说法是丘神绩自作主张逼他自杀,后来丘神绩被武则天以谋反罪处死。两唐书却均‘暗示是武后所杀’(真要是她杀的,以史官构陷的力度,连杀子、杀女都能扣她头上,何必还‘暗示’这么婉转)

‘武则天废李显独霸朝纲,支持李唐的大臣肯定会再推李家皇嗣接位,最有可能的就是李贤,所以武则天把他杀了’武则天是以太后的身份掌权步向皇位,不是武装起义反李唐,而且李唐皇嗣都是她儿子,她并没有任何意义上的与李唐对立,这纯粹是内部的权力斗争。

支持李唐男嗣即位的大臣也得按照基本的政治规则和法律来——即使徐敬业武装起义也得找个名分啊。李贤是个废太子,而且是个犯了谋逆大罪的废太子,怎么可能轮得到他。而且他早已被流放,手无军权离开朝堂也多年,对武则天是既没有实质上的威胁,也没有名义上的威胁。

其实丘神绩和李贤,一个是武才,一个是文才,武则天对于跟自己生死相博的小洛宾尚且可以赏其才,何况是自己的大将和儿子。连动机都解释不了的话,莫名其妙为了演戏而挖自己骨肉,杀自己将才?

派丘神绩去监视李贤然后再杀,岂不是给自己惹来怀疑这么恶劣的行径,如果不想千夫所指,就应该来暗的。既然来明的,那就不怕人说咯,何必还假惺惺地去写碑文,还追谥为‘章怀太子’,还把罪名推到丘神绩身上后来还杀了丘神绩?为什么连他都舍得杀,却把他的妻子接回了长安。

另,李贤身上疑点颇多,你说李贤拿《黄瓜台辞》来讽刺武则天觊觎皇位,那你怎么解释李贤在旺苍县木门寺的晒经石上的“明允受谪庶巴中,身携大云梁潮洪,晒经古刹顺母意,堪叹神龙云不逢”,这明明又是流放的太子对母亲登基的理解。只要不抱着史家灌输的‘李贤和武后水火不容’的先入为主的感情去看,史书除了主观总结性的描述没有记载任何事件显示李贤和武后很差甚至水火不容,只能找到父子间的摩擦。

而且章怀太子的墓之前被开采,从出土的壁画看,辉煌的壁画、丰富的内容,充分记述了太子监国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方面的贡献与才华。这是其它唐墓出土的壁画所没有的现象。不过,疑点是为什么武则天只贬了丘神绩的官没有杀了他,但这个反之也说不通——就算武则天杀了李贤归咎丘神绩,那么也要按宣布的罪名处罚,起码名义上要。

所以结果是李贤是真的自杀。这或许不太像武则天没有杀女一样严密清晰,但当其他可能都说不通的时候,也只好先停留在这里了。

来源:www.ilishi.com

标签:清朝

上一篇:揭秘:清朝最漂亮的格格都长啥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