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也是英雄:汪精卫冒死刺杀清朝的摄政王 后成最大汉奸

汪精卫的人生非常讽刺,少年时是英雄,冒死刺杀清朝的摄政王,三十年后却成了卖国贼,可笑可悲地维护自己的尊严,被日本人无情地耍弄。

1910年4月23日,汪精卫等刺杀摄政王载沣未遂,震动全国。自镇南关、河口诸役失败后,同盟会情绪日渐消沉。汪精卫悲愤欲绝,想以一死来激励革命。于是邀黄树中、喻培伦、黎仲实等前往北京从事暗杀。他本是要刺杀刚登基的小皇帝溥仪的,因为无从下手,选择了溥仪的父亲摄政王。

他写信给胡汉民说:“此行无论事之成否,皆必无生还之望。”“弟虽流血于菜市街头。犹张目以望革命军之入都门也”。他们在琉璃厂开设守真影相馆以为掩护,并在东北园租赁一屋,作为集合同志的场地。最初拟炸庆王奕匡和从欧洲考察海陆军当日归国的贝勒载洵、载涛,均未得手。便决定炸摄政王载沣。为了加大炸力,在骡马市大街鸿太永铁铺铸造一个可盛四五十磅炸药的“铁西瓜”。

4月2日夜,黄树中、喻培伦在什刹海附近的银锭桥下埋设炸弹,被发觉。16日,警厅逮捕黄树中和汪精卫。审讯中,汪精卫写了长达数千言的供词,声称“立宪不可望”,“欲达民主之目的,舍与政府死战之外,实无他法”。

载沣本拟处死汪、黄,同盟会员程家柽正在肃王善耆府中任家庭教师,他对善耆说:“国家如杀汪、黄,则此后党祸日夕相寻,非朝廷之福。”善音便从中劝说。4月29日,清廷下令将汪、黄交法部永远监禁。

那时的汪精卫何等英豪狂傲,他不仅写下这篇杰作,而且日日囚中吟诗高歌,其中不乏杰作连连。请看这首《中夜不寐偶成》:飘然御风游名山,吐咤岚翠陵孱颜。又随明月堕东海,吹嘘绿水生波澜。海山苍苍自千古,我于其间歌且舞。醒来倚枕尚茫然,不识此身在何处。三更秋虫声在壁,泣露欷风自啾唧。群鼾相和如吹竽,断魂欲啼凄复咽。旧游如梦亦迢迢,半敕寒灯影自摇。西风羸马燕台暗,细雨危樯瘴海遥。

一度陷入分裂的同盟会为了营救汪精卫又团结起来了,各地组织都在行动;袁世凯掌权后大赦天下,汪精卫出狱。

汪精卫是幸运的,大难不死,但他的人生何其讽刺,这样一个舍生忘死的热血少年,后来居然成为了遗臭万年的大汉奸,做了日本人扶持下的傀儡政府首脑,在1943年曾到“满洲国”的伪都长春拜见了一次“康德皇帝”溥仪,构成中国最具讽刺性的一次历史会面。

汪精卫还在维护自己和伪满洲政府可笑的尊严。日本人导演了一出“大东亚共荣”的片段,汪精卫和日本人在为会见的礼仪发生很大矛盾,汪精卫坚持一定要以两国元首礼相见,而日本人嗾使溥仪坚持以宋朝礼见。这样,汪精卫成了朝拜,他坚称不可。

双方反复争论,最后由日本人斡旋,采用西礼,同意汪精卫入宫和溥仪互相握手,互相致意,双方达成协议。但是当汪精卫走进伪满洲国皇宫,事情突然发生变化,只见溥仪立上方,让汪等人站在下方,站好后,边上侍卫官高呼“一鞠躬”。事已至此,汪猝不及防,勉强行礼,三鞠躬毕而溥仪不答,汪等礼毕,溥仪始与握手。当天汪精卫还寓,痛哭不已。

当年“引刀成一快”的“少年头”,如今头颅低得那样卑微,英雄气短,走狗落魄。

从长春途经北平,北平伪华北政府请汪精卫在中南海居仁堂演说,汪精卫上台后久不发语,半天才说出话:“那年我在被清朝逮捕入狱后,有人问我中国何时能好,我说在三十年后,我想今日在座可能也要问,我还是如此答。”说着泪水顺脸颊而下。此泪何解?用汪精卫在临死前写的一首《自嘲》遗诗来说就是:“纵有先辈尝炎凉,谅无后人续春秋。”

世人多叹汪精卫,叹其才,叹其貌,叹其雄,叹其奸,曾经的英雄,后来的走狗,汪精卫自己回顾一生,也感到荒唐可笑,想起曾经一心为国的热血日子,泣涕涟涟,可惜岁月无回头路,他最终遗臭万年的日本走狗。

标签:清朝

上一篇:清朝宫女的睡姿不许仰面朝天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