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家族古墓中两颗牙竟解开曹操身世之谜!

由于家族基因间没有关系,“曹操是汉代丞相曹参后人”这一说法有误;而现有的夏侯氏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也不一致,因此曹操从夏侯氏抱养的说法也不准确。

11日,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发布了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专家表示,通过现代基因反推和古DNA检测的双重验证,认为曹操家族DNA的Y染色体SNP突变类型为O2*-M268。

该课题组由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昇和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李辉教授领衔。相关论文发表在国际学术杂志《人类遗传学报》上。

有基因学家表示,此前引发强烈争议的河南安阳曹操墓真伪,可以借助曹操后人的现代DNA来进行验证。

2009年12月27日,河南省文物局公布,河南省安阳市安丰乡西高穴村南,最终得到确认就是曹操墓。

之后,国家文物局认定河南安阳东汉大墓墓主为曹操,但民间质疑墓穴造假之声一直未绝。

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副所长于军表示,古人化石如牙齿等虽然可能出现DNA破损等情况,但还是可以通过其中一段DNA进行测序,如果要验证河南安阳发现的到底是不是曹操本人,理论上是可以与后人DNA反推出来的结果相比较得出结论。

2009年,河南安阳对外宣布发现曹操墓,消息一出即引发巨大轰动,并始终伴随真伪争议。同年,复旦大学人类遗传实验室开始展开大规模项目,试图通过曹操后人DNA来反推曹操身世。

据新华社消息,课题组表示,2009年至今,上述课题组的专家一直在全国各地采集曹操后人(男性)的静脉血样本。采集对象包括79个曹姓家族的280名男性和446个夏侯、操等姓氏在内的男性志愿者,最终的样本总量超过1000例。

与此同时,课题组专家对全国各地258个曹姓家谱(其中118个在上海图书馆)做了全面的梳理研究,并与史书和地方志参照,试图找到曹氏迁徙的可能线索。“比如曹氏各个分支的祖先以及现居住地与历史记载上曹操后代的流向能不能相吻合。”韩昇说,经过这一步骤的研究,课题组筛选出8支持有家谱、经过史料分析具有一定可信性的曹氏族群。

找到这8支曹氏族群后,专家再对他们的DNA进行了检测。“人类DNA共有30亿个碱基对组合成23对染色体和线粒体,男性独有的、碱基对也比较稳定的Y染色体是最合适的检测对象。”李辉说,“经过复杂的Y染色体DNA全序列检测,最终发现其中6个家族属于O2*-M268的基因类型,这6支O2*-M268类型样本的祖先交汇点在1800年至2000年前,这正是曹操生活的年代。”

李辉认为,这些家族共同检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染色体类型,这个比例在全国人口只占到5%左右。“假定他们都是仿冒的,那么巧合概率就等于这个基因型所占人口比例的乘积,也就是5%的5次方。所以说,他们假冒的可能性只有千万分之三。因此在法医学上可以认定,他们是真实的曹操后代。”

2011年12月28日,课题组宣布已定位曹操家族DNA,并找到最有可能是曹操后代的6支族群,立刻引发了强烈反响。当时,李辉估算该类型属于曹操的可能性是92.71%。

尽管根据现代曹姓后人的基因,复旦大学课题组成功反推出曹操家族DNA,但研究并未结束。早在2011年初,韩昇、李辉来到曹氏宗族墓所在地—安徽亳州。在当地文物主管部门的积极配合下,课题组专家在库房内找到两颗牙齿—均是在上世纪70年代从曹氏宗族墓“元宝坑一号墓”中出土。

结合曹氏宗族墓考古挖掘领队李灿和现场挖掘人的口述和“元宝坑一号墓”墓室内中央位置的墓砖铭文“河间明府”,最终确定两颗牙齿均来源于曹操叔祖父河间相曹鼎。课题组带回一颗保存较好的牙齿回到复旦大学人类遗传学实验室开展古DNA测试。

2012年底,根据现代基因和古DNA的双重验证,课题组得出最终结论—100%确定曹操家族DNA。家谱记载为曹操直系后代的现代8个独立家族中,有6个家族的Y染色体为少见的O2*-M268,显著性达到P=9×105,证明曹操Y染色体是该类型。

而安徽亳州的曹操祖辈墓葬元宝坑1号墓的遗骨(系曹腾弟河间相曹鼎)也属于此类型,与现代曹操后人紧密关联。夏侯氏、曹参后人都不是该类型。故此,曹操之父来自家族内部过继,该家族并非曹参本族。

目前找到的曹操后人有9支(其中6支有家谱记载),分别来自安徽绩溪、安徽舒城、安徽亳州、江苏海门、广东徐闻、江苏盐城、山东乳山、辽宁东港、辽宁铁岭。

朱元璋自己写的《朱氏世德碑记》记载了他祖宗五代的名字。

朱元璋的五世祖名叫朱仲八,娶妻陈氏,生三子,老大叫朱六二,老二叫朱十二,老三叫朱百六。朱百六即朱元璋的高祖。朱百六娶胡氏,生两子,长子名四五,次子名四九。四九即为朱元璋曾祖。朱四九娶侯氏,生四子,分别叫初一、初二、初五、初十。

朱元璋的祖父即朱初一,是朱四九的长子,朱初一有两个儿子,大的叫朱五一,小的叫朱五四,朱五四就是朱元璋的父亲。朱五一、朱五四各生四子:朱五一之子名字依次为重一、重二、重三、重五;朱五四之子名字依次为重四、重六、重七、重八。

老朱家如此热衷在人名中插入数字,当然不是因为他们家是搞数学的。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按照元朝的制度,没有功名和官职的人不许取名字。清人俞樾在他的《春在堂随笔中》说“元制,庶人无职者不许取名,而以行第及父母年龄合计为名。”以行第命名很好理解,如刘二,即刘家老二。乔三,即乔家老三。以父母年龄合计啥意思呢?

俞樾解释道“现在绍兴乡间颇有以数目字为名者,如夫年二十四,妇年二十二,合为四十六,生子即名四六。夫年二十三,妇年二十二,合为四十五,生子或为五九,五九四十五也。”

之后,俞樾还举出了朱元璋的两个助手来佐证,一个是开平王常遇春,一个是东瓯王汤和。常遇春曾祖叫常四三,祖父叫常重五,父亲叫常六六。汤和的曾祖叫汤五一,祖父叫汤六一,父亲叫汤七一。

与此同时,朱元璋的死对头,大名鼎鼎的张士诚原先也不叫张士诚,这个私盐贩子,起初叫张九四。士诚是他后来取的名字。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用数字取名不过民间的一种风俗,并非什么官方强制。因为有关元代的各种正史如《元史》、《元典章》,甚至《通制条格》等都没有类似的记载。《中国历代契约会编考释》一书收录的大批元代合同里,交易的平民也用得多是非数字的名字。而且在元之前之后也都有以数字命名的习惯。

清人阮葵生在《茶余客话》中说“用数字取名的始作俑者是春秋时的吴王,他给女儿取名为‘二十’。吴国人为了避讳,就把二十改读为‘念’。”清人福格在《听雨丛谈》中说“八旗儿童,喜以数字为命名,如七十二、八十三等名,多出于祖父母的年纪,因以为寿也”。

不过,无论原因如何,老朱家的先人名字中有一大堆数字却是历史的真实。但从老朱这里,真实变了。

老朱发迹当皇帝后首先是效仿赵匡胤给子孙定字辈,规定姓名格式为:姓+字辈+名,就跟现在的大多数人一样。老朱有24个儿子,他给每个儿子都送了20个字的世系。太子一房是“允文遵祖训,饮武大君胜,顺道宜逢吉,师良善用晟”。老四一房,也即后来的明朝帝系是“高瞻祁见佑,厚载翊常由,慈和怡伯仲,简靖迪先猷”。

其次是规定取名用字必须有“五行偏旁部者”。

最后,各代子孙的名字要以五行相生“木、火、土、金、水”为序,这就跟现在的一般人有差别了。如他的儿子们,太子朱标,皇四子、也就是后来的明成祖朱棣,《救荒野谱》的作者周定王朱橚,名字中都有一个“木”旁。

他的孙子,朱标的儿子建文帝朱允炆,朱棣的儿子明仁宗朱高炽,名字中都有个“火”旁。这种取名有个好处,就是很容易把后代区分开来。

如吊死煤山的崇祯皇帝朱由检,只要一看“检”字就知道是朱元璋的第十代传人,再查各房谱系,“由”字辈属第四房燕王后代,据此即可知朱由检的一切来历。亲疏明晰,秩序井然。比起当年的一大堆数字来,可谓跟老朱家前后的地位一样,判若云泥了。

来源:www.qulishi.com

标签:曹操

上一篇:光绪皇陵被盗 却将光绪帝双手中的两件宝物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