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死于武则天通往皇后之路的托孤大臣

长孙无忌,作为唐太宗临终前的托孤大臣,是唐初政治舞台上的一个风云人物。从李渊开创大唐,到李世民喋血宫门,再到李治顺利接班,每一个关口都承载着长孙无忌的智慧、谋略和心血。长孙无忌对大唐可谓忠心耿耿,始终不渝;同样,李唐前三任皇帝也对他代代礼遇,宠眷甚隆。

李渊在位时,封其为齐国公,后徙赵国公;李世民临死前,还对大臣们说“我有天下,无忌力也”并将李治委托给他这位舅舅;李治即位后,封其为太尉,同中书门下三品。然而,到了显庆四年(公元659年),也就是李治当上皇帝的第十个年头,长孙无忌却因“谋反”罪被削职流放,三个月后被逼自缢身亡。一代名臣落得如此下场,既让人扼腕,也令人深思。

长孙无忌之死,普遍认为是遭武则天及其党羽下的毒手。因为长孙无忌曾在唐高宗废立皇后问题上得罪了武则天,武则天怀恨在心,便指使许敬宗构陷长孙无忌谋反,继而伺机逼其自尽。其实,实际并不尽然。

其一,长孙无忌是三朝元老,且是皇亲国戚,武则天虽为皇后,但绝不可能轻易撼动这位人望极高的功臣元勋,更何况是许敬宗之流了;其二,长孙无忌死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到了显庆五年(公元660年),武则天因李治患病才开始代理国政。故武则天当时即使有杀长孙无忌之心,也无杀长孙无忌之力。因此,除了有武则天的因素外,逼死长孙无忌的主要幕后黑手就是唐高宗李治。

作为唐太宗的第九子,李治除了嫡子这一优势外,要能力没能力,要才干没才干,他能当上皇帝,全靠长孙无忌从中周旋。对于长孙无忌,对于这位有着一定血缘关系的亲舅舅,对于这位把自己推上权力巅峰的第一功臣,究竟是什么让唐高宗迸发出杀机呢?

唐高宗在位期间最大的政治事件,莫过于废立皇后之争。在这场政治风波中,产生了两派针锋相对政治势力,即以许敬宗、李义府等人为代表的支持派,和以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人为代表的反对派。

许敬宗、李义府等人虽然在政治上比较失意,但他们善于钻营,见风使舵,看到唐高宗对武则天的眷恋之情,便投奔到武则天麾下,为武则天当皇后摇旗呐喊,充当喽啰;而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人是一批元老重臣,功劳大,根基深,从内心里反对出身寒微、当过尼姑、且心狠手辣的女人母仪天下。两派之间实力悬殊,胜败很容易分晓,而当唐高宗这位急着娶老婆的皇帝,铁了心非要立武则天为皇后时,胜败就已经注定。

唐高宗虽然比较懦弱,比较温和,但在立武则天为皇后的问题上却相当果决。在中国历史上,向臣子行过贿的皇帝不多,宋真宗是一个,明代宗是一个,可是,开此先河的恐怕就是唐高宗了。据《旧唐书》记载,“帝将立昭仪武氏为皇后,无忌屡言不可,帝乃密遣使赐无忌金银宝器各一车、绫锦十车,以悦其意。”对此,《新唐书》也称“帝欲立武昭仪为后,无忌固言不可。帝密以宝器锦帛十余车赐之,又幸其第,擢三子皆朝散大夫”。

接着,武则天趁热打铁,先是让母亲杨氏“自诣无忌宅,屡加祈请”,后又派礼部尚书许敬宗“屡申劝请”,希望通过怀柔政策,买上通达皇后宝座的门票,结果,却遭到了长孙无忌的“厉色折之”。

在中国,有身份的人最注重的就是面子问题,就是招呼效应,当皇帝的更甚。银子他收了,儿子也封官了,可长孙无忌就是不肯低下倔强的头颅,反而给前去办事的人一副白眼。话传到唐高宗那里,他的脸往哪儿搁?他能不恼吗?何况,娶谁当老婆,那是皇帝自己的事,长孙无忌这个当舅舅的,是添的哪门子堵?与其说长孙无忌的立场坚定得罪了武则天,还不如说他的不近人情深深地刺痛了唐高宗。

唐高宗虽然老实,但他终究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他决定了的事,尤其是这种涉及到男女私情的问题上,谁出来反对都是螳臂当车。不久,也就是永徽六年(公元655年)十月,唐高宗“竟不从无忌等言而立昭仪为皇后。”

唐高宗册立武则天为皇后的那天,长孙无忌一伙人有没有去喝喜酒,史籍中没有记载;不过,唐高宗要和他们秋后算账,则是必然的。无论是“皇后以无忌先受重赏而不助己,心甚衔之”(见《旧唐书》),还是“后既立,以无忌受赐而不助己,衔之”(见《新唐书》),但以武则天当时的能量,她也只有暗地里咬牙切齿了。

然而,唐高宗疼老婆是出了大名的,武则天一撅嘴,他自然会出来打抱不平。褚遂良被数次降职,一贬再贬;韩瑗、来济被贬到边州,永远不许进京;于志宁、柳爽被彻底免职;凡是与长孙无忌一起反对唐高宗立武则天的臣僚,大多被罢免或疏远。这一大批元老级重臣,如果没有唐高宗点头授意,武则天能扳得动谁?

羽翼被一个个剪除了,长孙无忌见识到了唐高宗的绵里藏刀;册立皇后成功了,唐高宗由此领略到了皇权的所向披靡。当皇帝这些年来,唐高宗一直生活的比较郁闷,好多事情都是由长孙无忌替他操办的,甚至连他颇为得意的“永徽之治”也被看作是“贞观遗风”。一般情况下,性格懦弱的人,内心越发要强。

唐高宗不愿被唐太宗的光环所掩盖,更不愿处处掣肘于长孙无忌,年龄越大,那种朝纲独断的信念就越强烈,那种控制与反控制的矛盾就越突出,废立皇后无疑是反映这种君臣矛盾的焦点。长孙无忌虽然成了光杆司令,但他在朝野的影响力仍是举足轻重。唐高宗想挺起腰杆,一言九鼎,必须要除掉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毕竟是长辈,是亲人,唐高宗素以仁孝著称,他不可能因为一些家庭纠纷就狠下心来对亲舅舅实施生杀大权。

但机会总会是有的。在皇权专制制度下,谁要是沾上了“谋反”的边,不论是皇亲国戚,还是宗室王公,统统没有好果子吃。何况,此时的长孙无忌已经遭到了唐高宗的厌恶。显庆四年(公元659年),中书令许敬宗为了迎合唐高宗,派人上奏称“监察御史李巢与无忌交通谋反”,朝野哗然。对于这桩大案,唐高宗先是“惊”,继而“泣”,可他既没有找来长孙无忌当面对质,也没有做任何的调查取证,就把亲舅舅发配到了黔州。这种处置结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即唐高宗内心已经默许了许敬宗的诬告。

长孙无忌“性通悟”,不难想到是谁下的黑手。为了大唐,长孙无忌呕心沥血了一辈子,如今落得这步田地,如此大的反差换了谁都可能一蹶不振。其实,当政治生命被无端扼杀的时候,长孙无忌这个政治人物就已经死了大半个了。三个月后,唐高宗派人复核此案,长孙无忌在袁公瑜等人的“暴讯”下被逼自缢,享年六十三岁。

长孙无忌死后,朝中再也无人能与武则天抗衡,此后,武则天一步步染指权力,最后自立为皇帝,改国号为大周,唐朝国祚一度中断。唐高宗逼死长孙无忌,本想着就此独掌大权,但最终却被以武则天为首的新的政治势力架空。这,恐怕是唐高宗在逼死长孙无忌时所没有想到的。

来源:www.sohu.com

上一篇:三国名将三二: 雄起未遂, 刘璋将此人赶出了益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