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打败父亲后将其妻妾全盘接收

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无论多么黑暗、混乱,都会有那么几个人的表现可圈可点,即使没有英雄,也会有枭雄,实在不济也不会给自己生活的朝代丢面子,出些奸雄之类的人物。唯独五代十国,几乎可以说是清一色的流氓、浑蛋。

人们喜欢把五代时期头号浑蛋的帽子叩在朱温头上,理由是他在滥杀无辜、荒淫无耻方面的表现极为突出。具体细节可以参见小朱同志的个人“奋斗史”,这里就不详细表述了。

其实在五代中,名次排在最后的流氓也不能说和第一名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可谓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朱温的故事固然是千古一绝,我等泛泛之辈只能遥想,不能观摩,和他同时期还有一个人的混账程度和他有得一拼,此兄就是桀燕国的建立者刘守光。

刘守光是深州(今河北深州)乐寿人,乃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之子,算是标准的高干子弟。唐末节度使是雄踞一方的割据势力,是地方的土皇帝。既然是土皇帝,按照惯例,就有了欺压百姓、唯我独尊的资格和权力。

刘仁恭也不例外,好在他的爱好只有两个,一个是喜欢享受荣华富贵,另外一个就是喜欢结交一些道士炼丹,期望能够长生不老。据《新五代史》记载,刘仁恭“骄于富贵。筑宫大安山,穷极奢侈,选燕美女充其中。又与道士炼丹药,冀可不死。令燕人用墐土为钱,悉敛铜钱,銮山而藏之,已而杀其工以灭口,后人皆莫知其处”。

然而五代时期,军阀混战,民间女孩个个面黄肌瘦,毫无姿色可言。刘仁恭不挑不拣,用数量来弥补质量的遗憾,后宫人满为患,妻妾住房紧张程度堪比今天那些蜗居者。喜欢女色我不奇怪,毕竟是爷们儿么,但我实在不明白他哪儿来的那么多精力,可真够难为这老爷子的了。

和刘仁恭妻妾数量不成比例的是,他的儿子不多,而且质量都不高,比较笨。看来制造后代和雕琢工艺品一样,下什么样的功夫出什么样的活儿。笔者以前还对“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句祖训深表怀疑,后来史书读多了,方明白老祖宗的每句话都是由无数次的实践得来的,虽然不能说明全部,但绝对可以代表大多数。

有了父亲做榜样,刘仁恭的两个儿子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他的次子刘守光玩腻了自己的那些妻妾,就把目光瞄准了老爷子的。刘仁恭有个爱妾罗氏,“生得杏脸桃腮,千娇百媚”,于是一天刘守光就趁老爷子不在把罗氏给“烝”(烝,古代指与母辈淫乱)了。从伦理学来说,这叫乱伦,但刘守光要的就是这个,图的就是新鲜和刺激。

刘仁恭知道后鼻子都气歪了,虽然这种事情他也能做得出来,但轮到自己当乌龟,而且是当自己儿子的乌龟,那是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的。他立即下令把刘守光抓来,一通乱棍痛扁,“逐之”。这不像是父亲教育儿子,倒像是对付情敌用的招数。

如此不体面的事情发生以后,刘仁恭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富贵生活,绝不允许别人动了他的奶酪。不过刘仁恭能这么做是因为他还是有点能力的,尤其是在打仗方面,非常有一套,作战时擅长挖地道攻城。这招不得了,若干年后中国人改进此法攻打装备精良的日本鬼子也很有效果。

然而没过多久,他的老对头朱温趁其不备的时候派大将李思安领兵去攻自己的老巢幽州。李思安“营于石子河,仁恭在大安山,(幽州)城中无备”,当时正在逍遥的刘仁恭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慌了手脚。

正当刘仁恭束手无策的时候,他的儿子刘守光已经领兵疾奔幽州,抢在李思安军队前面先进了城。经过一番周旋,李思安败退。刘仁恭知道后很是欣慰,这小子虽然作风不检点,但娃还是个好娃,不记仇,知道我危险了还能第一时间来支援,不像某些人每到关键时刻跑得比兔子还快。

谁知正当刘仁恭欣慰的时候,另一件事却让他料想不到。刘守光自从搬进幽州城后,就再也不肯挪窝了,甚至宣布由自己来担任卢龙节度使,不声不响地罢了父亲的职务。刘仁恭知道后又把鼻子气歪了,算上上一次把鼻子气歪,这回刚好能把鼻子扶正了。

气急之下的刘仁恭正准备纠集军队的时候,刘守光的军队已经送上门来了。这群将士先打败老爷子的军队,然后再把刘仁恭捉回幽州。刘仁恭终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老巢幽州,不过这回他住的是他以前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

刘守光当上幽州城的老大后,父亲那一套娱乐设施可以说是物尽其用,后宫那些高矮胖瘦的妻妾他也是不挑不拣,照单全收。在以后看来,这实在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但在当时也没有什么,因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见多也就不怪了。

老百姓个个都能看得开,唯一看不开的是驻守在沧州的刘守光的哥哥刘守文。刘守文之所以光火估计主要原因是他没有捞到好处。按照遗产继承的规则,父亲的东西应该有他的份儿,而且是一大份儿。

出师需要有个由头,刘守文的由头就是说刘守光大逆不道,甚至动情地说父母把他们抚养这么大不容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怎么着也不能将老爹关起来啊。他的动情演说获得了将士们的强烈支持,表示愿意攻城。刘守文看到后很高兴,这个社会有良心的人毕竟还是有的。但他估计不知道,将士们想攻城是为了幽州城内的花花世界和大姑娘。那年头,良心不被狗吃的人也早已被社会污浊的空气给腐蚀了,因为纯真就意味着傻。

打仗可不是谈经论道,谁有道理谁就赢了,全凭实力和智慧。在智慧方面,刘守文和刘守光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蠢得不分上下。所以只有比实力了,刘守光实力强一些,所以他获胜了。无奈之下,刘守文只好向契丹和吐谷浑求援,援兵四万人到达后才帮助刘守文打败了刘守光。打胜后,刘守文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良心还是大大有的,“阳为不忍,出于阵而呼其众曰:‘毋杀吾弟!’”

你说平时你作秀也就罢了,战场上你还要体面,只能说是蠢得无可救药了。刘守光的一个下属正好趁此机会,在刘守文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袭击,结果活捉了他。刘守光见状,精神顿时焕发起来,指挥手下反败为胜。

刘守光和刘守文虽然智商都不太高,但也有不同,就是刘守光要做就把事情给做绝,让你没有话说。于是,他在打败刘守文后又率领军队去攻打沧州。

沧州的守卫是孙鹤,这个人是那个时期少有的不是白吃饭的。他知道情况后,就拥立刘守文的儿子刘延祚为首领,率领将士坚守沧州。

这一坚守就是几个月,沧州“城中食尽,米斛直钱三万,人相杀而食,或食墐土,马相食其骏尾”。文弱的书生外出,常常被长得粗壮的人杀掉当粮食吃。无奈之下,刘延祚、孙鹤只得投降。孙鹤为刘守光效力。沧州攻下之后,刘守光毫不犹豫地把哥哥刘守文杀死了,因为他深知一个道理:世上不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死人。

来源:www.ilishi.com

上一篇:智慧的诸葛亮为何会娶丑妻?丑妻也有过人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