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在白帝城托孤竟是场暗藏玄机的“阳谋”

作为一代枭雄,无论什么时候,刘备都堪称是识人的明主。

即便到了白帝城托孤的最后时刻,其精明之处仍然表现得淋漓尽致,无以复加。只不过将死之人,更多了一些无奈、多了一些留恋而已。想当年,刘备与东吴陆逊决战于夷陵,结果中了人家的诱敌深入之计,火烧连营七百里,刘备大军一败涂地,最后退回白帝城,由此染病。

欲回成都,却羞愧难当,病情渐渐沉重。刘备自知不久于人世,便派人火速回成都请丞相诸葛亮、尚书令李严等人前来永安宫托付后事。

经此惨败,国家元气大伤,自己身染重病。这段时间里,刘备在病床上肯定想了不少,面对匆匆赶来的诸葛亮等人,刘备表现出了极大的深谋远虑,交代之全面、思考之缜密,即便是诸葛亮也在后来的日子里一再为之感叹。

纵观魏、吴、蜀三国所有托孤之君,没有哪一个人如刘备这般处心积虑、卓有远见。事实也证明,刘备的这次托孤,不仅确保了蜀国后来的长治久安,也由此留下了蜀国君臣肝胆相照的千古佳话。

那么,刘备的这次托孤到底有什么高明之处,又有什么重大的历史文化作用呢。我想,应从以下几个方面予以理解。

一是慧眼识人,察知端倪。再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似乎显得老生常谈了。其实,看似老生常谈的问题更容易让人漠视,也更容易让人忽略。诸葛亮、庞统、法正这些人就不要说了,都是才华横溢、锋芒毕露之人,统统归于善于识人的刘备麾下并不奇怪。

可贵之处在于,刘备不仅善于识别人才,更善于辨别庸才,知道什么人可用,也知道什么人不可用。实际很多时候,这才是一个领导人最高明的地方,就如当年曹操对司马懿评价的那样——“鹰视狼顾,不可付以兵权;久必为国家大祸”,刘备同样对将来可能出现的问题作出了精准的判断。

诸葛亮等人与刘备见面之后,刘备遍视众人,当见马良之弟马谡也在跟前时,就先让众人全部退下,独留下诸葛亮一人。重新落座之后,刘备问诸葛亮:“丞相观马谡之才如何?”诸葛亮答道:“此人乃当世之英杰也。”不料刘备却说:“不然。朕视其人,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丞相可深察之。”

生命垂危之际,不先商量大事,倒谈论起用人的问题,虽有本末倒置之嫌,却足以见得刘备对此次托孤事件的思虑周全、用心良苦。从长远来看,尽管此时诸葛亮不以为然,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却对诸葛亮产生了极大的心理震动。很显然,刘备的这番话,并不是先知先觉,或是有什么超常能力,而是在长期的政治军事斗争生涯中,逐渐形成的一种特有的敏锐性和洞察力。而所有这些,都不是在书本上能学得到的。

遗憾的是,对于刘备的先见之明、肺腑之语,诸葛亮并没有当回事,最终错用马谡,丢失街亭,差点就全军覆没,以至于后来诸葛亮挥泪斩马谡,曾追悔莫及的说:“吾非为马谡而痛……(乃)追思先帝之言,因此大痛也!”历史不可重复,教训发人深省,但刘备由此表现出来的识人之明、察人之智却是显而易见的。

二是先抑后扬,恩威并施。与其说对马谡是不是能用、怎么用的问题上,刘备只是表现出了些许的担心,那么将整个蜀国托付于谁,结果如何,那才是刘备最担心、也是最害怕的事情了。知子莫如父,对于自己的那个儿子,刘备还是心中有数的,而对于诸葛亮的才能更是心知肚明。

自己死后,君弱臣强,将来蜀国的命运将走向何处,刘备有很多设想,也料到了几种可能,因此如何安排就成了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要么说,刘备就是刘备,心机和掌控大局的能力非比常人。他当然知道,有些事情要单独交代,有些事情必须公开。当单独交代了马谡的事情之后,刘备又将众人全部唤了进来,他要当着众人的面一试诸葛亮的心迹。于是刘备一面写诏书,一面与众人话别,极尽煽情之能事。

写完诏书后,直接交给诸葛亮说:“烦丞相将诏可就付与刘禅,勿以为常言也。凡事宜调教之!”一个“调教”,实际已经表明了刘备的本意。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迅速逆转,刘备先是让诸葛亮站起来,一手掩泪,一手拉住诸葛亮的手,说出了一句最要命的话:“君才胜曹丕十倍,必安国而成大事。

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此言一出,诸葛亮一下就跪下了,“汗流遍体,手足失措”的说:“臣安敢不竭股肱之力也?愿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从刘备这番话看,显然是有些言不由衷、前后矛盾了。

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对诸葛亮有所告诫,也好当着群臣的面让诸葛亮表明态度。假若此时诸葛亮有片刻的犹豫,能不能活命还真就不好说。见诸葛亮如此紧张,刘备内心稍稍宽慰。

但未来不可预测,光靠压制不行,还要捆绑,更要服其心。于是接下来,刘备又把刘永、刘理唤至近前吩咐道:“朕亡之后,你兄弟三人皆以父事丞相。”话一说完,立即命儿子上前拜诸葛亮为义父。

诸葛亮本就紧张万分,刘备的“亲情牌”又把诸葛亮感动的泪流满面,跪下又是连连磕头:“臣以肝脑涂地,安能补报知遇之恩也!”到了此时,诸葛亮已完全被刘备震住了,不要说自己从来没有取代的心思,即便是有也已经没有后路了,除了以死报答,别无选择。

三是预设埋伏,相互牵制。尽管如此,刘备还是不放心,这边给诸葛亮一番软硬兼施,那边却又给其他臣子作了另一番交代。这番交代,看起来轻描淡写,不如对诸葛亮的那番话有份量。但仔细观察却不难发现,其实这正是刘备为防止将来诸葛亮慢慢做大而采取的一种补救措施。

让两个儿子参拜完诸葛亮以后,刘备转过头来先对以李严为首的众官说:“朕已托孤于丞相,令嗣子以父事之。卿等官僚勿可怠慢,以负朕望耳。”这话乍听起来是嘱咐大家,好好配合诸葛亮的工作,并没有稀奇之处。实际却是话中有话,另有玄机。

刘备这么说至少有两个好处:一是让群臣作证,既成事实,给诸葛亮形成心理上的压力;二是分明在暗示大家,要监督诸葛亮的行为,如果违背今日誓言,可群起而攻之,“勿可怠慢”、“以负朕望”。

后事交代得如此详细,古今罕见。但要说这样就算完了,显然还不是刘备的性格。最后,刘备还是把“杀手锏”亮了出来,给李严等人交代完之后,刘备又转向赵云。与交代诸葛亮的话相比,给赵云说的就完全是另一种意味了:“朕与卿于患难之中,相从到今……卿可想朕之故交,早晚看觑幼子,勿负朕言。”

赵云一听,也是“泣拜于地”,表达忠心。如此三番五次,看起来是有些多此一举了。其实这正是刘备的精明之处,关、张已亡,在武将里面,赵云是唯一一个可以信任并能托付大事的军事干部。早年追随刘备,忠肝义胆,情同手足,长坂坡怀抱阿斗,出生入死之人,这种感情不是谁都能替代得了的。更何况,赵云是一员武将,军中威信谁能仰望。万一有一天,诸葛亮偏离辅政轨道,赵云出于对刘备的忠心和对刘禅的疼爱又如何能坐视不管呢。

白帝城托孤,千古流芳,令人称道。但仔细思来,却也不免惊心动魄,暗流涌动。

或许也正是刘备如此的深思熟虑,缜密安排,才有了刘氏江山的长期稳固。在后来的数十年里,刘氏集团除了面对魏吴两国的军事威胁,本国内部从未出现过任何的政治斗争和政局动荡,不像魏、吴两国,内部争夺、君臣易位此起彼伏,甚至一度到了血雨腥风的地步。

当年,司马懿评价诸葛亮时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吾能料其生,不能料其死,孔明真神人也!”现在看来,料其死的高手不只是诸葛亮,还应有刘备。当然需要补充的是,刘备给刘禅的诏书上有这样一句千古名言: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这是写给刘禅的,也是写给辅佐刘禅的众臣子的,当然更是写给诸葛亮的。

来源:www.ilishi.com

标签:刘备

上一篇:揭开霸气十足的元朝灭亡之后的蒙古人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