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为什么要逼死得力干将隆美尔?

1944年10月14日,纳粹德国陆军元帅隆美尔被希特勒以叛国罪下令处死于乌尔姆附近的赫林根。由于隆美尔在北非战役中的辉煌战绩,曾经给德国带来过巨大荣誉,他被告知可以选择服毒自杀,并在柏林给予国葬。隆美尔接受了,这样他的家庭将免受牵连,也不会继续深究和他以前共事过的人员。那么隆美尔确实是谋害希特勒的成员吗?

隆美尔是希特勒赏识的部下,他虽然尊敬元首,但也有着自己的性格特征。在阿拉曼战役中他曾数次违抗命令,甚至当面顶撞希特勒。

在阿拉曼战役期间,希特勒责令非洲军团“要么胜利,要么毁灭”。隆美尔中止了已经开始的撤退。但是很快,危机越来越严重,于是隆美尔违抗了希特勒的命令,再次指挥他的部队撤退,直至遁入突尼斯山区。隆美尔还曾试图将非洲军团撤回到意大利,希特勒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在一次军事会议上,隆美尔第一个站起来,他说:“我的元首,我想代表德国人民向你阐述西线的严重局势,首先我想谈谈政治局势……”

没等隆美尔说完,希特勒打断他的话:“元帅,请谈军事形势。”隆美尔却坚持说:“历史要求我们先谈政治处境。”希特勒勃然大怒:“不行,今天只谈军事,别的什么也不谈!”这时,隆美尔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他面对希特勒的强压大声说:“元首,我必须坦率地承认,不提到德国的前途我是不离开这里的!”此时已经失去理智的希特勒开始大声地咆哮:“陆军元帅,请马上离开会议室!”希特勒恢复了常态后,随即命令戈林到意大利去监督隆美尔在非洲的行动。

当非洲军团在突尼斯投降后,希特勒将隆美尔召回讨论当前形势。隆美尔告诉希特勒说他觉得战争不可能胜利了,并认为德国应争取“有条件的投降”。这再一次激怒了希特勒,他脸色铁青,大声叫喊:“记住,谁都别想跟我讲和平!”

此后,隆美尔和希特勒之间就再没有亲密的接触了。

随着盟军确立了在诺曼底的优势,隆美尔意识到西线已经失败了。他至少两次劝说希特勒在西线停止抵抗,但是只要稍微提及和平的请求,希特勒就大发雷霆。

随着盟军确立了在诺曼底的优势,隆美尔意识到西线已经失败了,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停止战争以使盟军穿越德国并在红军之前抵达欧洲的中心。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苏军对德国的占领。由于这个原因,他至少两次劝说希特勒接受他的意见,西线停止抵抗,但是只要稍微提及和平的请求,希特勒就大发雷霆。

1944年7月初,隆美尔就当时的形势写了一份备忘录并交给了希特勒。7月15日,他又写了另一份报告,其中有这样一段阐述:“这场不对等的战斗正在接近尾声,我认为应当从当前形势中得出必要的结论。作为B集团军司令,我不得不清楚地表达自己的看法。”

很显然,隆美尔并不相信他的报告会让希特勒改变主意,他之所以写下并散发这些备忘录有可能是为了在战后证明他在当时那种灾难性的形势下并没有保持沉默。

盟军攻入法国后,隆美尔曾经设想过除掉希特勒以实现和平,“然后我就开放西线”。慕尼黑着名的记录片制片人莫里斯·菲利普·雷米在为其着作《隆美尔的神话》查找档案时,发现了长期保存在民主德国档案馆中的材料。这些材料证明,隆美尔当时确实很接近反抗,比现在众所周知的还要接近。

关于隆美尔是否真的参与了刺杀希特勒的计划,即被希特勒定为叛国罪的问题,历史上普遍的看法是他没有直接参与,也没有同意刺杀希特勒。因为他在听说希特勒遇刺时感到了无比的愤怒,他觉得“死希特勒可能比活希特勒更有危险”。所以,就在刺杀希特勒的前3天,隆美尔还乘坐敞篷车视察诺曼底前线。

斯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失败后,德国掀起了一股汹涌的清洗浪潮。密谋组织中的成员霍法克中校,因为害怕一死,就说出了隆美尔和克鲁格两位元帅的名字。

1944年7月20日,斯陶芬贝格刺杀希特勒失败后,德国掀起了一股汹涌的清洗浪潮。由于密谋集团成员中许多人的立场并不是很坚定,因此出现了很多临阵叛变者,结果越来越多的军官和同情者被逮捕、枪杀或投进监狱。密谋组织中的成员霍法克中校,因为害怕一死,就想抬出两位元帅作为自己的护身符。于是,在党卫军保安处的地下室里,霍法克说出了隆美尔和克鲁格两位元帅的名字。

在党卫军保安局人员的诱骗下,这位只顾保命的小人物添油加醋,把隆美尔说成了是直接密谋者,但并不是“7·20事件”的直接策划者。

两日后,这个重大的情报呈现在希特勒的面前。

希特勒面对这样的情报,沉重地叹了口气,对党卫军头子希姆莱说:“克鲁格参加密谋集团我是相信的,但我想不出他背叛我的理由啊!这份名单的来源可靠吗?”

希姆莱说:“应该是可靠的。它是反革命集团的骨干之一,霍法克中校主动供出来的,我们并没有用刑。此人招供无非就是想让我们留下他的一条命。”

“这种人,决不可留。”希特勒恶狠狠地说道,希姆莱点头称是。

随后希特勒告诉希姆莱,在处理隆美尔的这件事上要作进一步调查,不能过于草率。即使隆美尔真的牵连进去,也要与其他人区分开来,不能作同样的处理。因为如果盟国知道了这一切,对西线的战事将产生不利的影响。

8月12日,密谋刺杀希特勒的主谋之一,并在成功后准备接替总理职务的卡尔·戈台勒被捕。装有密谋集团的文件、声明和所谓的同伙名单的文件箱落入希姆莱手中。希姆莱惊奇地发现,在名单中赫然写有隆美尔和克鲁格的名字。于是,希姆莱草拟了一份还未逮捕的密谋分子的名单,隆美尔自然在其中,而且名列第五位。

希特勒很快拿到了这份名单,他相信这位爱将的确参与了谋杀自己的阴谋集团。但他也知道,此时的隆美尔正在医院里养病,他是因为到西线视察而被敌人的飞机炸成重伤。因此,希特勒再次叮嘱希姆莱,要他等到隆美尔身体恢复健康后再审问他,并且不要声张。最后希特勒怜惜地说:“我相信他一定是受蒙骗的。”

当隆美尔被逮捕时,他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希特勒知道这个决定吗?当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绝望了,他知道他已经成为密谋集团的替罪羊。

1944年7月17日,隆美尔乘坐的汽车遭到盟军飞机的猛烈射击并受了重伤后,就一直躺在医院里。他对这背后的活动一无所知。一个星期后,他仍然无法写出自己的名字,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口授,而请护士小姐给她作记录,这样才给他的妻子写了信。后来,隆美尔的伤势渐渐有了好转,医生批准他可以回家疗养了。

刚刚回家的那一段时间是隆美尔最高兴和最温馨的一段日子。但是,并没有过多久这样的日子,一天下午,他爱人露茜的妹夫汉斯慌张地来到隆美尔的家里,并告诉他说:“戈台勒已经被捕了”。

隆美尔听了摸不着头脑地问:“戈台勒?我不认识他。怎么,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从他那里搜出一张名单,与你有关系。”汉斯紧张地说,“另外,还有一张字条,说你是西方敌人所尊敬的惟一军人,革命之后———就是刺杀希特勒后,必须由你来掌权。你看这……”

隆美尔差一点摔倒,他知道,自己已经被牵连到这场事变中去了。他曾经与刺杀希特勒的密谋分子有过来往,但那只是答应他们同西线的盟军接触,实现停火,以避免德国被前苏联人占领,并不知道这些人还有要刺杀元首的阴谋。但是现在,他似乎已经没有解释的权力了。

不久,隆美尔手下的助手被一个个地抓走了,接着隆美尔的住宅附近就有了秘密警察的监视,最高统帅部的参谋长凯特尔元帅也打来电话,请隆美尔到柏林去谈一下新的工作安排的事项。隆美尔心里明白,自己的死期已经到了。

在接到电话的第二天,前来逮捕隆美尔的两个人与他进行了密谈,并告知他或者选择自杀,将给予国葬的待遇;或者选择审判,被按叛国罪处死。隆美尔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他们,希特勒知道这个决定吗?来人微微点了点头。隆美尔绝望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自己成了那伙密谋集团的替罪羊。十几分钟后,隆美尔告别了家人,跟着来人钻进了汽车,在离开家不远的一个寂静的树林里,隆美尔吞下了毒药……

当晚,德国对外发布公告,隆美尔因突发脑溢血不幸逝世。

德国为隆美尔举行了隆重的国葬。

“沙漠之狐”隆美尔的经典胜利

卡扎拉会战是隆美尔运用克劳塞维茨“进攻力学”理论的典范。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他做出了一生中“最为大胆”的决定,击溃了英国著名的第8集团军。从此,他声名鹊起,为世人所瞩目。

1941年底至1942年初,希特勒加强了在地中海的海空力量,德第2航空队开始对英军在地中海的海空基地马耳他进行狂轰滥炸,德意海军在地中海积极打击英国海军及其运输船,由意大利开往的黎波里的运输船可以畅通无阻地驶过地中海了。1942年1月5日,9艘商船在的黎波里安全靠岸,给隆美尔卸下了50多辆坦克和2000吨燃油,使德意非洲军的坦克很快增加到了150多辆。

得到这些增援后,隆美尔悄悄地进行着反攻准备,他对自己的计划秘而不宣,使意大利人和英国人都以为他准备继续撤退。21日8点30分,隆美尔命令非洲装甲集团军发起进攻。英军战线拉得过长,遭到突然打击,只得匆忙应战,英第1装甲师在第一次交锋中就损失了半数以上的坦克。

25日,隆美尔攻占了姆苏斯。这时,英军指挥系统陷入混乱,指挥官们正在没完没了的争吵。接着,隆美尔佯装进攻迈吉利,当英军兵力被吸引到迈吉利时,隆美尔却猛攻班加西。29日,班加西再次易主,隆美尔缴获大批战利品。英军第8集团军司令里奇被迫放弃了迈吉利,退守卡扎拉防线。在随后三个多月中,德意联军与英军双方战线大致稳定在卡扎拉防线上。双方都在加强力量,积极准备向对方进攻。

卡扎拉防线位于托布鲁克以西75公里的地域,是英军利比亚防线的最前沿。它北起海岸附近的卡扎拉南至沙漠中的比尔哈希姆,绵亘80公里,由一系列要塞、大量的野战工事、大片的布雷区组成,具有相当的防御纵深。英军第8集团军下辖两个军:第13军和第30军,第13军负责卡扎拉南部的防御,第30军负责卡扎拉北部的防御。

防线的北端由南非第1师防守,南端筑有要塞,由自由法国第1旅防守,外围布有厚密的雷阵。由防线的中央西迪哈夫塔向后延伸10多公里是“骑士桥”,也是一个坚固的要塞,由英军1个旅防守。再往东是阿德姆“盒子”,由印度部队防守。防线的后方是由机动能力强的装甲和摩托化部队组成的强大预备队。托布鲁克是整个防线的补给基地。

隆美尔在谈到卡扎拉防线时写道,“所有的要塞都拥有强大的炮兵、步兵和装甲部队及充足的弹药。整个防线的构筑显示出优良的技巧和高超的技术水准。所有阵地和要塞均符合现代战争的要求……埋设的地雷总数达100万颗……”然而英军部署也存在明显的缺陷。

此部署主要是为了一旦准备充分后向西发起进攻,而不是为了坐待隆美尔的进攻。另外,他们在贝勒哈迈德建立了前进基地和铁路终端站,这是一个很容易受到德军翼侧包抄的明显目标,那里堆积如山的物资需要掩护,使得英军指挥官顾虑重重,作战时不敢随意调动部队,其机械化部队的威力便难以充分发挥出来。

会战开始前双方的力量对比如下:隆美尔以3个德国师和6个意大利师对6个英国师(2个装甲师)、2个摩托化加强旅和2个“集团军”直属坦克旅。不过5个意军步兵师有4个是非摩托化的,在即将开始的机动战中发挥不了多大作用,而英军步兵师已几乎全部摩托化。经补充后,隆美尔拥有560辆坦克,其中230辆是过时和不顶用的意大利坦克;除掉30辆在修理中的坦克和20辆刚运抵的黎波里的坦克外,再无任何后备坦克;560辆坦克中包括19辆3型(J)特种坦克,装有50毫米反坦克炮一门。

得到加强的英军有849辆坦克,还有420辆可派来增援的坦克。849辆坦克中有近400辆新近装备的美制“格兰特”式坦克,该坦克装有一门75毫米坦克炮,装甲厚度和主炮穿透能力均优于德国3型(J)特种坦克。英军在坦克数量方面处于3︰1的优势,在火炮数量方面处于3︰2的优势,特别是反坦克炮方面,英国新装备的57毫米反坦克炮质量优于德军的50毫米反坦克炮。在空军方面,双方的力量比其他任何一次战役都接近平衡。更准确点说,隆美尔略占优势。德意方面拥有704架飞机,英军方面拥有近600架飞机。德意军共9万人,英军10万人。

隆美尔的“进攻力学”

面对英军的防线,隆美尔一直在思考着最佳作战方案。他重新改编了自己的装甲集团军,谨小慎微地避免向敌人暴露企图,使对方摸不清他究竟是在加强防御还是在准备一次新的进攻。由于英军沿着防线,自与大海毗邻的卡扎拉一直到比尔哈希姆,已埋下了一百万枚地雷,隆美尔感到震惊和沮丧。因为英军的这条防线恰好切断了所有理想的沙漠小道,使得隆美尔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他既不能直接发起正面进攻,也不能做漫长的迂回运动以越过比尔哈希姆尽头的沙漠。

隆美尔思来想去,克劳塞维茨著名的“进攻力学理论”浮上了脑海。进攻力学,也称“杠杆”战术。这种战术的核心内容是正面佯攻敌人,而将主力迂回到被攻击方的后方或一侧,给敌人以致命打击。为什么称为“杠杆”战术呢?可以这样理解,同样的力,作用力臂不同,产生的力矩的大小也不同。

假如把整个战场看作是一个力臂的话,以进攻某个山头为例,从正面进攻这是一个力点,从山的一侧进攻或从背后进攻都是一个力点。一个战场分三个力点,正面、一侧和后方,如果把兵力全部配置在正面,就好比把力用在杠杆贴近支点上一样,对作战战斗力发挥得很小。可是如果把一部分兵力从正面移置敌人的一侧或后方进行迂回,那么所发挥的力就不一样了。对于敌人而言,因为后路被堵死了,就很可能陷入完全无法退却的困境,从而丧失了他原有的优势。

于是,隆美尔制定了一个极为冒险的作战计划:以一部兵力佯攻英军正面,拖住英军主力;集中全部装甲部队从卡扎拉防线南翼实施突破,然后北上机动到英军防线背后,这样可以切断英军机动部队与其一线部队之间的联系,从防线背后进行突破。其具体部署是:由4个意大利步兵师于进攻当天下午2点对卡扎拉防线北部发起进攻,并插入敌方阵地约20公里处,随后由德军一个坦克营和一支由缴获坦克装备的部队发起坦克进攻。

目的是将英军装甲部队吸引过来。至黄昏时德军坦克营便撤出战斗加入主力向南的迂回行动。由非洲军的第15和第21装甲师、意军第20军的阿雷艾特装甲师、的里雅斯特装甲师及德军第90轻装师构成的主力部队于进攻之日当晚9点出发,向南运动到进攻出发阵地,次日4点30分在卡扎拉防线南端发起进攻。突破后即向托布鲁克方向攻击前进,截断英装甲部队退往托布鲁克的后路。

隆美尔曾对他的将领讲过这么一句话,他说,这次做战的关键必须造成我们不是向南进行一侧包围,而是向北实施正面突破这种假象,只要这种假象没有被英国人识破,我的“杠杆”就能撬动敌人的坚固防线,歼灭他。这是隆美尔一生中“最为大胆”的决定。

许多德意军官提醒隆美尔:“你这是拿自己的全部荣誉去冒险!”因为一旦迂回突破失利,德意联军将全线失败。他的参谋长阿尔曼雷德·高斯于1957年写道:“他让军团的全部坦克迂回到南端。这种进行翼侧包围的决定是十分大胆和罕见的,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隆美尔自己的后勤补给线也必须从那个侧翼绕道而行。如果他的这次战斗失利,他将面临失去整个非洲的危险。”

会战经过英军最初计划于1942年5月中旬发动进攻,但由于隆美尔装甲集团军的实力明显增强,英国军方认为尚不具备发动进攻所必须的强大优势,遂决定把进攻推迟到6月中旬。这是个致命的决定。

隆美尔决定抢先动手。1942年5月26日下午2时,4个意大利步兵师对卡扎拉防线发起正面进攻,一个德国坦克营开着大汽车,汽车后面拖着砍倒的大树,在沙漠上兜圈子,卷起了滚滚沙尘,以迷惑英军。英军果然上当了,他们误认为,德意联军主力将从卡扎拉防线的北端(也就是英军第8集团军的正面)实施突破,而忽视了防线的南翼。

隆美尔恰恰就是从这个最薄弱的部位突进防线的。晚上大约8点30分,隆美尔宣布“开始行动!”这是他向南运动的出发信号。乘英军防线正面混战之机,隆美尔率领主要突击部队乘夜色掩护急速迂回卡扎拉防线。凌晨3点,隆美尔的部队到达位于比尔哈希姆以南的第一道停留线上,这是一个离托布鲁克70公里的沙漠前哨。

非洲军已成功地绕过英军的防线。隆美尔下令部队进行阵前编队,左翼是第21装甲师,右翼是第15装甲师。每个师又进行了“区域编队”——330辆坦克后面跟着工兵、炮兵和信号兵,两翼是乘坐卡车的步兵以及反坦克部队;中间是他的“驼峰”——成千辆编成梯队的给养卡车。5月27日清晨4点30分,编队开始向北推进。

第一天,隆美尔达成了战术突然性。因为英军判断失误,没有及时向南翼调派装甲部队。但隆美尔并未能如愿以偿,他没有冲到海边,从而切断卡扎拉防线上的那些英军师的退路。这天结束时,他离海边仍有近40公里,却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坦克。第二天,隆美尔继续北进,但进展很小,损失却很大。天黑时,他速战速决的企图已经失败,他只剩下150辆坦克可用了,而英军手里还有420辆。这是英军把隆美尔打翻在地的绝好机会,可惜英军并未能抓住战机。第8集团军司令里奇没有集结起他的装甲部队,协同打击共同的目标,也没花力气打击德军的补给线。

5月29日,德意联军对防线北端英军南非第1师的阵地进攻受挫,危急之中,隆美尔决定放弃原来的作战计划,用88毫米高射炮和反坦克炮阻止东面英军的进攻,同时组织部队向西面的西迪穆夫塔撤退,在英军雷阵中撕开一个缺口,恢复与从正面进攻的德意部队的联系,以便恢复一条供应自己部队给养的主要路线。5月30日,隆美尔包围了西迪穆夫塔。激战至6月1日,隆美尔终于在卡扎拉防线上的西迪穆夫塔英军阵地上撕开了一个宽10公里的缺口,打通了与后方的联系。

6月2日至5日,隆美尔包围了比尔哈希姆。英国人企图堵住西迪穆夫塔的缺口,但里奇在使用兵力方面显得过于吝啬,只拿出一半的兵力。6月5日,英军发起进攻,但进攻重心未指向德意军重兵集结地,却误入了其反坦克炮阵前,70辆坦克中有50辆被毁。鉴于英军的攻势已失去声势,隆美尔遂于当日下午发动了一次漂亮的反击,将印度第10旅、英第22坦克旅的支援群及其后面的4个炮兵团包围起来。

6月6日,隆美尔对该敌的围歼开始了,印第10旅被歼、英军4个炮兵团已基本丧失了战斗力,只有英第22坦克旅得以逃脱。接着,隆美尔又于6月10日攻占了卡扎拉防线南端的比尔哈希姆,并于第二天从这里向北进攻。6月12日,德军两个装甲师将英第2和第4坦克旅包围。英第4坦克旅一开始就溃不成军,英第2坦克旅和赶来增援的英第22坦克旅也被迫撤退。

激战至黄昏,英军损失了120辆坦克。6月13日,隆美尔乘胜进攻。到6月14日,只剩70辆坦克的里奇见大势已去,被迫把英军的残余部队撤出了卡扎拉防线,向埃及边界撤退。为尽快到达海边,切断英军的退路,隆美尔急令非洲装甲集团军连夜出击。但经过3个星期的血战,非洲装甲集团军已山穷水尽,无法把士兵们动员起来认真执行隆美尔的命令。

6月15日晨,第15装甲师只截住了南非第1师的后卫,其主力溜掉了。英军第50师主力也突破意军防线,从比尔哈希姆的南边绕过,退往利埃边界。6月15日隆美尔写信告诉夫人露西:“会战已经胜利了,敌军正在崩溃。我们正在扫荡他们的残部。”随后,隆美尔乘胜追击。一周后,也就是征服托布鲁克之时,隆美尔被擢升为德国陆军元帅,达到了他一生中最辉煌的顶点。

来源:www.ilishi.com

标签:德国

上一篇:杨贵妃出轨?有书写偷吹唐玄宗大哥玉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