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奇葩战争东晋前秦恶战为抢一和尚

公元379年,在湖北襄樊发生了一场争夺和尚的恶战。前秦以十万大军占领樊城,猛攻襄阳。东晋守军以死力敌,连城中妇女也上了前线。最终,和尚被前秦抢走了,战争结束了。前秦皇帝苻坚宣布取得了战争的胜利,得到了一个半人;东晋守将朱序当了俘虏,只留下了一堵值得纪念的“夫人城”。

晋帝诏褒高僧

秦帝大军相请

东晋哀帝兴宁三年(365年),高僧释道安为躲战乱,率400余僧徒自陆浑(今河南嵩县)南下襄阳,在襄阳建檀溪寺。

在这个相对安定的环境里,释道安用儒家文化注释佛经;创六家七宗之首的“本无宗”;作成我国第一部佛经目录——《综理众经目录》;制定僧尼规范,开中国僧姓释氏,发扬四海一家的真精神。诸如此类,均属佛门之首创。经大文人、东晋别驾习凿齿的推荐,东晋孝武帝下诏书褒扬释道安。

称释道安“居道训欲,徵绩兼著”,令“俸给一同王公”。晋帝诏褒道安,令其享受王公大臣俸禄。而前秦皇帝苻坚也知道道安的名气,却苦苦得不到道安。他不只一次地对他的大臣说:“襄阳有位释道安法师,简直不是凡人,而是神器!有什么办法能使他来到我这里?”

苻坚提的问题,在大臣中间成了热门话题。但是,谁也没有拿出个好办法来。最后,还是苻坚自己拿定主意:晋以我为敌,如果以礼去请,晋肯定不会允许。武力虽是下策,但只有这一个办法。

苻坚主意已定,当即派遣大将苻丕统领十万大军,进攻襄阳。十万大军去抢一个人才,比占领一块地盘要困难得多。所以,大军临行前,苻坚交待苻丕:这场战争,公开宣布是夺取肥美土地襄、樊、沔(古称汉水上游为沔水),实际上只要能争取释道安就可以了。苻丕心领神会,大军火速前进,直逼襄阳。

道安以退为进

朱序以僧护身

苻丕大军行进迅速、悄密。当他渡过黄河,进逼到新野的当儿,襄阳太守朱序才探得苻丕进攻襄阳的消息。这时,朱序首先想到的是保护释道安。他一方面备战迎敌,一方面派人到檀溪寺通知释道安离开襄阳。

释道安听到这个消息,细细地划算了一番。他想的是利用这个看似逃走的机会,以退为进。把他的徒弟分散到长江流域去,在更广阔的领域传播佛教种子。释道安把徒弟们一批一批地叫来,叫法遇、昙冀、昙徵率一批同学到江陵长沙寺;叫僧辅、昙戒、道玄率一批同学到上明东寺;慧永率一批同学到庐山西林寺。道安正筹划着自己与慧远等南渡长江的当儿,朱序派兵控制了檀溪寺。

原来,朱序已探听到苻丕进攻襄阳的内幕消息,完全是为了争取释道安。他觉得自己守土有责,只能死守襄阳城,不觉为自己的生命担忧。这时,他的僚属向他献计说:“剌史和安法师交情很好,秦兵是不会害安法师的,有安法师在,秦兵也就不会害剌史了。”朱序觉得这话有理,便派了一队人马到檀溪寺,不让道安离开。

苻丕大军兵临樊城,并在上游渡江,逼进了郊区。朱序感到情势危急,便又很快挟持释道安朝襄阳城内的太守衙门而去。檀溪寺里只剩下道安的高徒慧远等望着师傅远去的身影,心想,这是太守要师傅去当护身符啊!

正在这时,一位农民急匆匆地跑来说:“秦兵已到我们庄上,马上要来檀溪寺抢安法师,其余的法师有反抗的都要捆起来。”慧远一行听了,很快收拾行李离开了檀溪寺。他们刚刚走一条小路,秦兵也就到了,结果偌大一个檀溪寺里,竟空无一人。

襄阳夫人筑城

伯护暗地通秦

苻丕军队在檀溪寺扑了空,料到释道安一定是被朱序藏进襄阳城太守衙门里去了。于是把个襄阳城围得水泄不通。朱序也调集了全部兵力死守。朱序的母亲韩氏亲自到城墙上巡视。韩氏在巡视中发现,秦兵最容易从城西北角攻破,于是“领百余婢并城中女子于其角斜筑城二十余丈”。城中兵民谓此城为“夫人城”。

不久,秦兵果然从西北角发起猛攻,守城将兵虽然顽强抵抗,老城墙仍被秦兵攻破。朱序将兵很快退至韩夫人新筑之“夫人城”固守。苻丕因粮草将尽,率众苦攻。朱序坚守卸敌,屡战破秦。苻丕屡攻不破,只好退兵市郊。

朱序将兵日夜坚守,十分疲劳。秦兵又退得较远,朱序也估计其不会很快再来。劳累懈怠,守备不谨。这时,襄阳太守衙门出了内奸,督护李伯护秘密将这一重要情报告各秦兵,苻丕军队趁虚而入,李伯护充当内应,很快将襄阳城攻破。苻丕俘得释道安、习凿齿、朱序,大胜而归。

朱序长安思晋

苻坚庆得完人

苻坚派十万大军攻打襄阳,战利品就是释道安、习凿齿、朱序三个俘虏。还有一个为他攻下襄阳城,得到这三个俘虏的襄阳督护李伯护。对于李伯护,苻坚并不感谢,反而认为李伯护是个对国对主不忠之人,一到长安便把他杀了。而朱序固守城池,顽强抵抗,还杀了不少前秦官兵。苻坚反而认为这是一个剌史应尽的职责,对其以礼相待。

可是,朱序却并不以为自己能到优待,就甘心情愿事秦。他趁看守不备,一直逃到宜阳,藏在夏揆家。苻坚根据蛛丝蚂迹判断,逮捕了夏揆。朱序不愿连累,也知道无法再逃跑了,就向苻晖自首。苻坚得知并不追究,反而任用朱序为尚书。

对释道安、习凿齿,苻坚的态度则又是一个样。当苻丕偕同释道安、习凿齿两人朝见苻坚时,苻坚立即走下殿来,亲自扶着道安赔礼。并把道安安置在长安五重寺里,任由他招收门徒。道安此时的想法,同朱序不同,他将几百名门徒撒播在长江流域,在南方传播佛教,他已没有顾虑了,他正好在黄河流域施展才华。

没过多久,皈依他的僧众,竟有好几千人。苻坚对道安恭维备至,对道安的修持和学问,更是佩服已极。他还下了一道诏书,令所有的文武百官,如果有不了解的事情,都要去请教安法师。

他本人出外游览,也要道安同坐他的车子。他对仆射官权翼说:“我用十万大军攻取襄阳,所得到就只是一个半人。”“安公(指道安)算一个完人,习凿齿算半人。”

苻坚是个珍惜人才的皇帝。释道安到了长安以后,建议请西域龟兹国鸠摩罗什法师来一起研讨佛教教义,因龟兹国王不同意,苻坚便派吕光、姜飞两名将军讨伐。他要组织一个人才政府,便想到了晋孝武帝当他的仆射官,晋宰相谢安做他的侍中。

而且不顾道安及大臣的劝阻,亲率八十五万军马讨伐东晋,导致了历史上有名的“淝水之战”,先锋苻融被杀,苻坚自己单人独马落荒而逃。为了争取人才,苻坚是愿付出代价的。因此,苻坚派遣十万大军争取一个释道安就不难理解了。

来源:www.ilishi.com

标签:战争

上一篇:1972年田中角荣访华归来曾被逼剖腹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