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齐的“酒鬼”皇帝荒淫暴虐为何政事却清明

说起中国历史上喜欢饮酒的皇帝有很多,比如东晋五胡十六国时的前秦国主苻生就“沉湎于酒,无复昼夜”,有时一连数月不临朝处理政事。大臣进上的奏章不审阅,常常搁置不理,有时在醉酒后处理政事。有时到申时酉时才出来临朝视政,乘着醉意杀了许多人。还有我们非常熟悉的汉高祖刘邦,史书就记载说他只好酒与女色。

但却没发现记载他们有酒后发酒疯、出洋相的文字。然而南北朝时期却有一个嗜酒如命,行为怪诞的皇帝,他就是北齐的文宣帝高洋,堪称真正的“酒鬼”皇帝。高洋。南北朝时期北齐的开国君主。他是靠其父高欢的基业开创北齐王朝的,就跟三国时期的魏国的建立者曹丕依靠其父曹操的基业开创魏一样。

有一点不同的是,曹丕是直接承袭其父曹操权力的,而高欢死后是将权力交给了他的另一个儿子——即高洋的哥哥高澄,在高澄死后,高洋才快刀斩乱麻,控制了权力,继而代魏自立,成为北齐的第一任皇帝。北齐文宣帝高洋刚刚立国的时候,还励精图治,很注意研究为政之道,一切政务,力求简便稳定,有所任命,也是坦诚待人,臣子们也得以尽其所能为国服务。

而且他还喜欢打仗,每次亲临战阵,总是亲自冒着箭石纷飞的危险,所到之处都立功绩。几年以后,文宣帝渐渐以为建立了大功业,骄傲自满起来,于是就贪杯纵酒,淫浃无度,滥行狂暴之事。有时自己亲自参与歌舞,又唱又跳。通宵达旦,从罩到晚,没日没夜。有时披散头发,穿上胡服,披红挂绿,有时却又裸露着身体,涂脂抹粉。

有时骑着驴、牛、骆驼、白象,连鞍子和勒绳也不用;有时让大臣崔季舒、刘桃枝背着他走,自己挎着胡鼓用手拍得嘭嘭响;元勋与贵戚之家,他常常不分朝夕驾临,在集市上穿游而行,坐街头睡小巷都是常事;有时大夏天在太阳下晒身子;有时大冬天脱去衣服猛跑步;跟从他的人受不了这么折腾,而他却全不当一国事。

三台的梁柱高达二十七尺,两柱之间相距二百多尺,工匠上去都感到危险畏惧,在身上系了绳子以防出现意外。但文宣帝爬上三台的粱脊快步小跑。竟然一点也不害怕。跑着跑着还不时来点雅致的舞蹈动作,又折身子又打旋,居然符合节奏,旁边看的人吓得汗毛直竖。

没有不担心的。有一次,文宣帝在路上问一个妇女说:“咱们的天子怎么样呢?”这妇女不知他就是天子,说:“他成天疯疯颠颠,杲果痴痴,哪有什么天子样!”虎尾春冰,岂容蹈涉?文宣帝把她杀了。娄太后有一次因为文宣帝发酒疯,举起拐杖打他,说:“这样英雄的父亲竟生出了这样混帐的儿子!”文宣帝竟然说:“看来得把这老太太嫁给胡人了。

”娄太后勃然大怒,从此再也不说话,脸上也没有了笑容。文宣帝想让娄太后笑,自己爬到了床底下去,用身子把床抬起来,把坐在床上的太后摔了下来,使太后受了伤。酒醒之后,文宣帝高洋大感羞惭悔恨,让人堆起柴堆点燃,自己想跳进去烧死。

娄太后大吃一惊,害怕极了,赶忙亲自过来又抱又拉,勉强笑着说:“刚刚是你喝醉了,我不当真。”文宣帝于是让人铺上地席,命令平秦王高归彦亲自执刑杖,自己口里列数着自己的罪过,解开衣服露出背部接受刑杖。文宣帝对高归彦说:“你用力打,打不出血来,我就杀了你。”

娄太后上前自己抱着他不让打,文宣帝痛哭流涕,最后还是在脚上打了五十下,然后穿上衣服,戴上帽子向娄太后拜谢宽恕之恩,一副悲不自胜的样子。因为这一番酒后失言伤害太后的事,文宣帝下决心戒酒。但刚十天,又嗜酒如命,和原来一样。文宣帝曾去李皇后的家,用带响声的箭射李后的母亲崔氏,边射边大骂。

说:“我醉酒的时候连太后都不认识,你这老奴才算个什么!”还挥动马鞭,一口气打了一百多下。文宣帝虽然重用杨愔为丞相,但常轻侮他,让他在自己屙屎时往厕所递送拭秽的篾片。又用马鞭打他背部,血流下来都湿透了衣袍。又曾想用小刀子在他的小腹上划痕,大臣崔季舒一看不是事。

就假托说笑话:“这是老公子与小公子恶作剧呐。”趁势把文宣帝手里的刀子拔出来拿开了。又有一次,文宣帝把杨愔放在棺材中,用丧车运着,演习大出殡。还有一次,文宣帝手持一把槊骑马奔驰。三次用槊做向左丞相斛律金胸口刺去的动作,斛律金站着不动,文宣帝夸他勇敢,赏赐他一千段帛。

北齐文宣帝还曾经在大庭广众之中召见都督韩哲,也没有什么罪就把他斩首。还派人制造大铁锅、长锯子、大铡刀、大石碓之类刑具,摆在宫廷里,每次喝醉了酒,就动手杀人,以此当作游戏取乐。被他杀掉的人大多下令肢解,有的扔到火里去烧,有的扔到水里去。

杨愔只好选了一些邺城的死罪囚徒,作为仪仗人员,叫作“供御囚”,文宣帝一想杀人,就抓出来应命,如果三个月没被杀掉,就得到宽大处理。开府参军裴谓之曾上书极力谏阻文宣帝随意杀人的狂暴行为,文宣帝对杨愔说:“这是个蠢人,他怎么敢这样做?”杨愔回答说:“他大概是想让陛下您杀了他,这样他好在后世成名吧!”

文宣帝说:“小人,我权且不杀,看你怎么出名?”文宣帝和身边的亲信饮酒作乐,得意忘形地说:“真快乐啊!”都督王纮在旁说:“有大快乐,也会有大痛苦。”文宣帝问道:“这话怎么说?”王纮回答说:“老是作长夜之饮,酩酊大醉,没等醒过来已经国亡身死,这就是我所说的大痛苦!”

文宣帝一听生了气,命人把王纮捆绑起来,要把他处斩。但想起他曾救过自己哥哥文襄帝高澄的命,于是又放了他。典御史李集曾当面进谏,甚至把文宣帝比拟为夏桀、商纣。文宣帝下令把他捆起来放到流水中去,让他没入水里很久,再下令把他拽出来,问他说:“你说,我比夏桀、商纣怎样?”李集回答说:“看来你还比不上他们呢!”

文宣帝又下令把他没入水里。拽出来又问,这样折腾了多次,李集的回答一点也没变。文宣帝哈哈大笑说:“天下竟然有这样呆痴的家伙,我这才知道龙逢、比干还不算出色人物呐!”于是释放了他,过了一回儿,李集又被拉着进来见文宣帝,他似乎又想有所进谏,文宣帝下令带出去腰斩。

文宣帝曾经非常宠爱薛嫔,很久以后,文宣帝忽然想起她曾和清河昭武王高岳通过奸,就将薛嫔斩首,然后把她的头藏在怀里,到东山去宴饮作乐。大家正在互相劝酒应酬,文宣帝忽然用手探怀,拿出薛氏的头扔到桌上,又把她的尸体肢解开。将她的髀骨充作琵琶弹弄,举座见状大惊。

文宣帝这才把薛氏的头和髀骨收起来,对着它们流下泪来,说:“佳人难再得!”他让人用车把薛氏的尸体运出去,自己披散头发,边走边哭地跟着。还有一次,文宣帝在甘露寺坐禅念经,传令只有发生了军机大事才可以报告他。尚书左仆射崔暹去世,文宣帝到他家里去哭吊,问他的妻子李氏说:“你很想崔暹吗?”

李氏回答说:“很想。”文宣帝说:“那么你自己去看望他吧!”于是挥剑斩下了李氏的首级扔到了墙外头。文宣帝喜怒无常,想要杀人还是想要赦免,没有人能猜想得到。北齐文宣帝虽然残虐淫乱,但在他的淫威下,大家虽然心怀怨恨,但都敢怒不敢言。而且文宣帝对事物一向能够暗暗熟识,牢牢记忆,然后加以严格的裁决判断,所以群臣在他面前惶恐颤栗,不敢为非作歹。

文宣帝又能把政事委托给杨愔,杨愔善于统一掌握国家枢机的运行,使各个方面的政事都得到修整,所以当时的人都说文宣帝在上昏头昏脑,但下面的政事却还算清明有序。至于军事机要、国家大政方针,文宣帝则自己拿出决断,由于他实施了一系列的政治措施,使得齐国的内部得到了稳定。

由于他实施了一系列的战守措施,使得齐国的边境得到了安宁。所以,在他的统治时期,齐国还是一个强盛的国家。文宣帝曾去东山游玩欢宴,因为想起关、陇一带尚未平定,便把杯子往地上一摔,大发雷霆,马上把魏收叫到跟前,让他站着写下诏书。

向远近四方宣告自己将要向西方采取军事行动。西魏人闻讯感到震动惊恐,于是经常也在筹划防止齐军越过陇地的办法。但实际上文宣帝这一计划并没有实行。由此看来,邻国还是不敢小觑这个“酒鬼”天子的。后来,在北齐文宣帝高洋殡天许多年之后(公元五百七十七年),北周攻打北齐,北齐亡国。

当时的北齐定州刺史范阳王高绍义反攻战败,向北逃奔突厥。突厥的佗钵可汗常说文宣帝高洋是英雄天子,就因为高绍义的踝关节两侧各有两个骨突,很像文宣帝,所以对他非常喜爱看重,让高绍义统管所有在突厥的北齐人。所以说,由于文宣帝的“征伐四克”,在他死后多年,他还是“威振戒夏”的。所以我认为,文宣帝高洋亦不失为一英雄天子。

来源:www.ilishi.com

标签:皇帝

上一篇:武汉会战时期广州在沦陷前工厂没能内迁